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铁虫 兵长有关的一切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说的是盾和船

愿意为兵长献出生命的花痴。

[铁船]深海传说 -1


这章我都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没攻出没 你们当楔子看吧
下章铁船贝杰 老萨要很晚
观文鱼块

(1)

  泰坦尼克号启航的那日,不列颠的天空难得的放了晴。
  一望无际的湛蓝,像块顶好的蓝宝石。
  阳光毒辣,炙烤着大地。阿波罗一视同仁的洒下光明,然而世界却把它分成三六九等。
  船头,衣着光鲜亮丽的贵族优雅的登上头等舱,身后佣人为他们小心翼翼的拎着古老华丽的手提箱;同样的客轮,平凡普通的人们倾尽财产只为远离这片大陆。干净整洁的服饰已是他们给予这座“世界的奇迹”最大的尊重。
  上等贵族与平民百姓此刻也只隔了一层天花板。
  乘客已经登上了船,港口上如今只有送别的亲属挥舞着手绢。船员即将关闭通行的门时,一个看上去有那么一点纤细的身影跑了过来。
  “嘿,等等!”
  看样子是个画家,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衣角沾上了难以洗去的颜料。一头乱糟糟的长发和满身烟味证明他是刚刚从某个不那么干净的地方出来的。
  “你有票么?”
  船员怀疑的打量了一下喘气的少年,他的头发遮住了脸。
  “票?当然有!”
  小画家翻遍全身的口袋,船员皱着眉看了眼表,提醒他,
  “如果你再不快点,我们就要开船了。”
  “等一下!我……找到了!”
  少年终于在某个口袋里找到了他那张抽巴巴的票子 ,他伸手递给船员,手指纤细白皙的不符合这身邋遢的打扮。
  船员接过票看了看,是下等舱的船票。他不耐烦的塞回去挥了挥手说示意少年上船,小画家欢快的应了声是跑上了船,棕色的长发随着动作晃来晃去。
  “嘿,谢谢!”
  他忽然回了头向船员喊了声谢谢,船员终于看清了他的脸:眼睛如蜜糖般甜蜜,白的像刚从海里捞出来的贝壳,笑起来灿烂的让太阳都失去几分颜色。
  船员愣了一下,然后向他挥了挥手,嘴角也不由自主的上扬。
  谁都喜欢漂亮的人,更何况他笑的那么可爱。
  杰克就这样上了船,他跑到甲板上,像人们一样假模假样的向港口挥手,仿佛那里有为他送别的亲人。小画家为自己的孤独伤感了一会儿又很快打起精神,他因自己的好运赢来一场旅行。
  杰克是这个小镇上的流浪画家,靠为人画像赚钱,然后用这些好不容易得到的钱跑到靠近海岸的酒馆买一瓶Rum.
  他今天也是如此,但今天人忽然少了,他忙了一上午只得到几个硬币,不够买酒。乐观的小画家揣着钱准备用惯用的讨好技巧赊账,可路过一个赌摊后小画家被赌注吸引。
  “一张泰坦尼克号的船票!”
  敞着怀的西班牙人洋洋自得的喝了口酒大声说,人们叫他不要骗人,那位男子急的掏出了船票。
  “真的,我刚刚买的!”
  杰克眼睛亮了一下,他在众人犹豫的时候将钱币放在那张小木桌上。
  “这点赌注可不够啊,小孩子。”
  西班牙人用别扭的口音说,杰克眼睛弯了弯,笑的很好看,
  “再加一张画,时间你定,地点也你定。”
  有人认出了这位出了名的浪美人,人们起哄说“阿兰巴有艳福了”,那位西班牙人也笑着接受了赌局。
  显然,杰克赢了。
  骰子转到他想要的数字,在人们的喝彩中,小画家赢走了那张珍贵的船票。
  “不要遗憾,先生。”
  杰克走之前踮着脚给西班牙人一个吻,少年用轻佻的口吻说,
  “你可以在我回来之后得到你的礼物。”
  说完,小画家飞快的奔回家收拾他仅有的行李,然后在船启航之前赶上了。
  他是很幸运的。
  杰克觉得有人在看他,回头一看,一位面容清秀身材却很高大的少年迅速转移视线,杰克笑了笑向他走去,
  “你好,我叫杰克,杰克 斯派洛,一个画家。”
  “啊?啊!你好,我叫威尔 特纳,一个……铁匠。”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