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偶尔all虫)
sharlie(偶尔all猹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
常年站在北极圈坚守一方天地
欢迎来找我玩儿

[全篇剧透警告!]
[cp严重乱炖]
[ooc,微黑化]
[(可能)角色死亡]

遇到这种语气萌萌哒的ky还真是凶不起来....
不打tag 懒得打码了 从来没有过 气的写手的憋火日常....

说给那位高洁西红柿。洗脚婢就是洗脚婢,匿名在知乎倒贴你死一万个妈靴靴。我猹十八线小歌手也轮不到姐姐如此费心费力,猹就是不火也跟姐姐高尚人品没有半毛钱关系。sharlie最开始谁比谁火还真不一定,自己ky到家ooc到爹司马碧蓝还趾高气扬真素不懂姐姐的逻辑惹。希望以后这样的洗脚婢能灭绝一万次厚。

[铁船]I LOVE U (中)

  'I love u.'
  Jack 努力伸手够放在桌上的朗姆时他身上一直沉默着的飞翔荷兰人号的新船长 ,伊丽莎白的已婚夫君忽然开口。
  很多年过去,时光在那个曾经年少轻狂的少年脸上留下痕迹,成熟稳重不见锋芒。
  Jack一边回应“我也爱你亲爱的”一边回头,他因为没控制好而力道太大,差点扭断他纤细的脖子。此时Will 只要略略垂眼就能看见他身下的,伸着手抵着床沿,因为他的动作而呲牙咧嘴的,黑珍珠号的船长。
  岁月格外宽待这只麻雀,他编的仔细的长发仍然光滑丰满,眼角涂抹的不曾在人前拭去的铅华仍然乌黑,蜜糖的的眼眸仍然带着牵绊绕指柔的艳情,甚至他的身段仍然柔软并承受的起折腾。
  “……”
  Jack 通常是活跃气氛的那个。
  他在脖子可能会扭断的情况下仍然艰难的回头看了看沉默的Will,不再年轻的亡灵护送者为此摸了摸他的头发。
  Jack 因为这个动作抖了一下,小麻雀嘟囔着“别这么肉麻”然后卸力半躺在Will 的手臂上,像只可爱的宠物猫一般蹭了蹭后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下。
  这个动作让Will 思绪乱了一下,没有控制好动作顶的Jack 往前动了动。Jack 不满的回头瞪了Will 一眼,抱怨着,
  “嘿,亲爱的,要我提醒你,你正在艹一个不怎么年轻的人么?”
  “抱歉,”
  Will 安抚的低头吻了吻老海盗露出一小块的脖颈,那上面覆盖着一层刺青,图案诡丽奇异,像是古老的图腾。
  他握住Jack 对于男人来说有些纤细的手腕,默契的没有提到他们即将面对的离别。
  Jack从握着Will的手刺下取得那刻他就知道自己大概是摆不脱这个莽撞冒失,爱害羞又别扭的小铁匠了。但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 不能爱上一个人——至少不能让人知道。
  他表面上毫不在意的接受Will 小心翼翼的示爱,像对待所有情人一样与他谈情说爱,许下海誓山盟却从不做任何承诺。
  Jack 的演技太真实让大部分人相信Jack 并不爱他,但他没能骗过他的老朋友。
  Beckett日子过的悠闲自在,太过放松的节奏让他忍不住想起那只麻雀,正巧唧唧喳喳的海盗王不幸落入所属不列颠的某个小海湾的军官手里,于是勋爵下令救下命悬一线的断头台上的Jack 。勋爵期待着久别重逢的旧情人给他一个吻时发现他与年轻的铁匠之间暧昧的气氛。
  Beckett 拿着精美雕刻的匕首对Jack 微笑,一只手用粗绳绑在床头的麻雀不再蹦跶,满身干涸或半干的血痕让Beckett 罕见的心软了一下——仅仅只有一下。
  “Dear Jackie, ”
  勋爵附身用薄刃缓慢划过海盗伤痕累累的皮肤,饱经风霜击打的海盗看上去狼狈不堪,只有那双仍然亮着的蜜糖色的眼睛有几分以往风情万种的神韵。
  Jack 没有开口——他疼得厉害,过于缺水而导致嘴唇龟裂,只要稍微动一动就能尝到铁锈味儿。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好心的勋爵停下肆虐的手,海盗的后背光滑柔嫩,上面有丝丝血迹勾勒出繁美的花纹。
  “你是想用你的牺牲为我贡献出又一笔丰功伟绩,还是想……”
  Beckett 那双永远不夹杂感情的蓝眼睛盯着地上濒临死亡的麻雀,
  “做我的妻子?”
  Jack艰难的抬起头,他毫不畏惧的盯着Beckett 的眼睛,尽管满身伤疤仍不闪躲迟疑 ,Beckett 几乎能从他脸上看见曾经那位意气风发的少年。
  小麻雀稚嫩清秀的脸与Jack这张被血与污垢染花的面庞重叠,Jack 费了好大力气才扯出一个笑,上扬的嘴角刺到Beckett的眼里极为碍眼,海盗张了张嘴
  “你做梦。”
  Beckett 欠了Jack 一句我爱你,Jack 也欠了Will 。
  
  

[铁船]I Love You 上

旧文重发,圣诞礼物
一个(伪)甜甜蜜蜜的爱情故事,all船暗示,贝杰/铁船主
短 不定期更新
食用愉快~
  

  那年Jack32,是个风骚过头被老爹派给他的大副抢了船又抢了回来的海盗王。
  那年Will22,原本是不列颠某个岛上正直单纯的小铁匠,后来被黑珍珠的船长拐上船,迷的七荤八素。
  那年,Will爱上了Jack,小铁匠爱上了海盗王,Alpha爱上了Omega.
(上)  
  
  'I love u.'
  Will突如其来的表白让Jack愣了一下,他一边扭了扭腰试图把趴在他身上不走的小铁匠赶到床上一边懒洋洋的回答
  “噢亲爱的,我也爱你。”
  “真的,”
  Will躺在了Jack左边的床上然后伸手把Jack撇到那边的头摆正认真的说。
  Jack看着Will眼里固执的光和认真的语气叹了口气,
  “我也说真的,亲爱的,你看你人这么好愿意在我这见鬼的发情期里留下来帮我而且忍住了标记,说真的,你是我用……umm,我是说,找过。找过最棒的Alpha....”
  Jack看着Will逐渐阴云密布的脸把后面的“之一”吞了下去。
  “Jack,”
  “Captain,honey.”
  Jack虚伪的笑了笑,他翻身下床,丝毫没有因为刚刚发生过的事情而赶到不适,灼白夹杂着淡淡的红色的半凝固液体从股间缓缓流出,顺着洁白的大腿一路滑向脚踝,最终消失在黑珍珠号船长室铺着的昂贵的地摊上。
  “Jack,这个地毯…”
  Will犹豫着问,
  “怎么了?”
  Jack回身挑挑眉,他正动作利索的穿上他那身繁琐的衣服。
  “是……谁送你的?”
  “黑色羊毛——或者别的什么毛——的那条么?”
  Jack低头看了看,在Will点头后他皱着眉想了一会儿。
  “我记得是……那个勋爵还是公爵某晚跟我共度良宵后送的,大不列颠的那个。”
  Will迟疑的开口,
  “Beckett勋爵?”
  Jack在听见这个名字后僵了一下,但他很快调整好状态。他穿上最后一只靴子 ,以脚为轴转身对Will说“是的”,然后走向门,动作利索的不像一个刚刚度过发情期的omega,
  “Sweet,如果你想留着你可以呆一会儿再到吉布斯那边领活儿干。”
        Jack说完就扭着腰砰的关上门,力道极大,发出的声音也大的让躲在角落偷听的吉布斯吓得抖了一下。
        这是Will的第一句我爱你。
        Jack说,“被情欲冲昏了头脑的小孩子不可信”,毕竟无数人说过那三个轻而易举就能出口的单词。
        'I love you.'

[贝杰]出场顺序 下


  剧情尽量复合原著,时间线有改动。
  贝杰大概是我最心疼的一对,也算是(萨杰以外)官方最名正言顺的(??)了
  为小贝壳默默悲伤。
  食用愉快~
  
  下.
  
  Beckett精明了一辈子。
  很多很多年前他还是个小小的团子时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他无论是受了伤还是被那些长他几岁的兄长们欺负也不能扑到妈妈怀里寻求母爱的安慰,他的母亲没办法给他庇护,甚至无法照料自己。
  年幼的Beckett就学会了讨好,学会了左右奉承,学会对什么人说什么话。他知道自己怎么笑是最乖巧最无辜的,他知道他那尊贵的公爵父亲认为什么样的孩子最讨人欢喜。
  他的心狠手辣被隐藏在天真单纯不谙世事之下,他会乖乖跟着父亲去那些兄长们懒得应承的上流舞会,会拼命做好所有事情,会一点点挖取权力。
  于是直到尊贵的老人仙逝都怀着对小儿子的满意和疼爱。可他不会知道大葬过后的第一天,Beckett就谈起了遗产分配。
  大儿子得到了他理应世袭的爵位,Beckett抛弃了争夺地位的机会,只对家产下手——沉迷声色犬马的长兄自然不敌在商官场打拼磨练的弟弟,转眼间Beckett得了几乎全部的家产,独留兄长硬撑家族的空壳。
  接了女皇授予他的爵位后Beckett开始管理归属不列颠那大大小小的海峡港口。
  这也是他遇到了Jack的主要原因。
  那天雨下的极大,年少有为的勋爵不顾大雨亲自督促港口工人停泊船只和将货物搬运到货舱。忽然就飘来一艘小舟,打捞上来里面躺着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Beckett向来不是好心的,无心关怀一个捡来的孩子,正要离去恰好撞见那个男孩亮闪闪的眼睛,和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
  也许是男孩的眼睛太好看了,Beckett竟神使鬼差的将他留在自己身边。
  后来,
  他说他叫叫Jack,Jack Sparrow,漂亮又活泼,聪明机灵,身上的气质总有点像海盗。
  他住在了勋爵府。
  后来,
  勋爵有了个小情人,漂亮纤细,像被关在金丝笼里的小麻雀,只是他从未表现出不满。
  后来,
  Jack脸上不再干干净净,眼角似乎永远化着浓重的妆,漂亮的像狐狸,蛊惑人心。
  后来,
  他烧了Jack最爱的船,折断麻雀的翅膀,将他亲手囚进牢笼,
  可惜Jack还是跑了。
  后来,
  加勒比不再维持表面的平静,那个叫Jack Sparrow的海盗瞧着兰花指烧杀掠夺,无恶不作。
  后来,
  不列颠昏庸的国王忽然头脑清醒的派皇家海军捉拿那只顽固不化的麻雀。一向不屑与海盗打交道的勋爵接下了这个麻烦。
  再后来,
  直到炮火炸碎Beckett脚下的木板他仍然是微笑着的,远处那位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站在船头愣愣的看着他。
  海水肆虐着吞噬了他,天际炮火染红每一朵云,
  可他都没在意,甚至懒得为最后一口空气呼吸,
  Jack……似乎是有那么一丝在意他的。
  Beckett闭上了眼。
  
  

[sharlie]Star shine ur way (4)


(4)

  Charlie Puth火的理所应当。
  翻唱刷遍油管,被Ol签下,声线怪物实力惊人,“伯克利之花”当之无愧。在号称最烧钱的爵士顶级音乐学府毕业,漂亮却人畜无害的脸和还未分化的性格无限可能的满足了大众yy的心思——已经有人在AO3拉郎了Charlie和他同公司歌手的同人,火爆的出乎意料。
  Pepper手下的新生代歌手不计其数,但她也承认Charlie大概是最有潜力的一个。
  没有人忍心对他可爱又漂亮的脸说no,加上他的性格非常讨人喜欢——开朗有聪明,识破一切也不会点破,适当的示好和对带讨厌的人不留痕迹的冷淡 。他做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仿佛这么做一定是对的,就连Pepper 都会因为他的头脑而惊叹,也同时暗暗起了警戒留神他不会坑着坑着坑到自己身上。
  但其实Pepper错怪了Charlie
  他只是生长新泽西州一个富有而温暖的家庭里的少年,他也许的确拥有一个很棒的脑子,但他所做的一切也仅仅是为了让自己更开心一点。
  看上去无论面对什么事都会笑着接受的Charlie也许仅仅是因为反应慢了半拍,等他想好如何去做已经晚了,所以只好乖乖完成。
  说到底,他只是个正值青春大好时光的少年。
  因为还没成年而对信息素非常不敏感的Charlie是Ol总部A -R楼唯一一个不畏惧Pepper的人——因为他完全感受不到那“可怕”的信息素。Pepper长了张按Zulia的话说是“一看就是混迹迪厅多年的小混混”的脸,眉眼是西方人特有的深邃轮廓,一双蓝眼睛号称“美过加勒比海”,一头金发比太阳更晃人眼。可偏偏她眼角像西班牙女郎般上扬,睫毛浓的像东方古典温婉的姑娘,嘴唇又很薄,跟西欧那些骄傲自负的公主们有异曲同工的刻薄。在她十岁时眼睛还没那么妩媚的上扬,脸也不像现在这样尖悄,长了张娃娃脸,活脱脱一个金发碧眼的萝莉,看上去跟现在血洗娱乐圈的Alpha没有半毛钱关系。可等她到了十三岁,眼睛就开始像她妈妈一样凌厉了,脸也慢慢尖下来。等到了十五岁初长成,那位出身名门的少女硬是从人畜无害的萝莉长成气焰嚣张的御姐。
  然后,不负众人期望的,她变成了一个Alpha.
  她的信息素是夹杂着琥珀的雪松,相对来说温和平缓,可她却把它当作了“杀人武器”。有个传言说,有Pepper的地方就有满室寒霜。
  Charlie左手托着下巴兴致勃勃的听小助理Andy跟他讲这些八卦,搭在琴键上的手指白皙修长,指腹覆了层因常年弹奏乐器而起的薄茧。
  Andy正看着Charlie犯花痴,忽然像受惊的兔子一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办公室的门被人轻轻打开。
  Andy心惊胆战的向后看去,祈祷只是有人胆大包天喷了Pepper同款的信息素香水。
  门口烈焰红唇,一袭长裙的Pepper微笑着向为她开门的助理道谢,然后瞥了眼受到惊吓的Andy。
  “胆子大的人是你,”
  Pepper迈着仿佛能蹋穿地板的钉子步,尖细的鞋跟摧残着无辜的地板。她绕到Charlie身后拨了拨少年柔软服帖的棕发,
  “sweetheart,你应该去染个头发。”
  Alpha收敛了强势的信息素,Charlie对Andy安抚般笑笑,乖乖的任由Pepper用修剪的刚好的指甲对他的发型进行破坏。
  内心咬着手绢的Andy哭泣:这个可怕的女人!
  满足自己的恶趣味后Pepper心情大好的坐到柔软的沙发上,盯着Charlie的眼神简直可以用慈爱形容。她在Andy脑补了一万本霸道总裁小娇妻时开口,
  “今晚Charlie有个宴会,你等会带他做个造型。”
  “哎……?好的。”
  Pepper挥了挥手示意Andy可以出去了,迷迷糊糊的小助理解脱般冲出门,迎面撞上正要开门的人,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抱歉,你没事吧?”
  那人语气关切,丝毫不在意其实是Andy冒失的撞上来。
  眼前的青年棱角分明,眉眼却极其柔和,眼睛像浸泡在牛奶里的棕色珍珠,温柔到了极点。
  Andy瞪大眼睛,伸手捂住了即将冲出口的'oh my god'.
  她刚刚撞到了谁?
  全美年轻人的偶像,
  Shawn Mendes.
  
 
  
  
  
  
  
  
  

[贝杰]出场顺序 中


OOC致歉 半AU 微铁船/诺杰

(2)

  Beckett和Jack达成了个互利的协议。
  Jack将诱骗和欲擒故纵玩的炉火纯青,
  ——可惜他的小铁匠选择了那位金发碧眼的美人。
  当曾经的准将把那个袋子扔到他手上时Beckett不可避免的吃了一惊。掌心里的心脏跳动着宣示自己的存在感,勋爵镇定的将他收到了柜子的某个角落,给予詹姆斯他应有的奖励后不经意般询问,
  “你们……有没有抓住那个海盗?”
  不列颠忠心耿耿的准将微微一笑,
  “如您所愿,勋爵。那位海盗得到了应有的教训,您不会再看见他——和他的黑珍珠号。”
  Beckett眼前一黑。
  几十年的修养让他不太失态的请那位此时在他看来格外碍眼的准将离开,风度翩翩的英伦绅士鞠了个标准的躬后走出房间并关上了门。Beckett从抽屉里翻出Jack给他的那个罗盘,指针绕着表面毫无目的转。
  曾因听见Jack被Will背叛以及即将迎接的更大的权力而来的一点点喜悦被铺天盖地的绝望和无措席卷。
  他失去了什么?
  一个美貌的情人,一位臭名昭著的海盗?
  前者他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后者人人痛恨欲杀之以绝后患。
  可谁都知道生性冷淡的贝克特勋爵私生活极为干净,无论是风骚魅惑的女郎还是清纯可爱的少年皆不得近身。
  Beckett也曾年少,对那时幼嫩的小麻雀许下“只你一人”的承诺。后来他真的做到了非他不可,可那位乖顺又顽劣的麻雀一去不返。
  门忽然被撞开。
  Beckett下意识伸手拿靠在书柜旁的剑,目光接触到人影时眼神一渧。
  Jack头上奇怪的小玩意和辫子都被散开卸下,梳的整齐又柔顺的披在身后。他穿着大了几个size的衬衫和又长又笨重的军靴抵着门大喘气,袖口向上卷了三折,露出了那些大大小小的,海盗应有的伤痕。
  “嘿,我被通缉了,你不介意我来你这里躲一会儿吧?”
  Beckett愣了一会,怔怔的说,
  “不……不介意。”
  Jack笑了笑,反手插上了门锁,扭着纤细的腰晃到了桌前,然后拿起桌上的杯子一饮而尽。
  Beckett微笑着看着Jack毫不扭捏的动作。
  他看见Jack脸上干干净净,眼角没有一点铅华。
  他也看见了Jack身上那件衬衫上独特的标志,象征着英国海军。
  还有他身上高级香皂的味道,不知名的花香,不列颠贵族专属。
  以及,背后领口用黑线绣上的'James Norrington'
  
  

[Sharlie]Star shine your way (3)


警告:ooc 年龄差更改 cd

(3)

  Charlie在他十七岁生日那天上传了继翻唱之后的第一个视频。
  录像里他穿着永恒不变的连帽衫牛仔裤,戴了个黑色的口罩,上面隐约写着什么字。他在LA罕见的满天星尘下闭着眼睛合掌看上去像在许愿,即使拍照人隔了点距离也能看见纤长的睫毛。远处一堆人围着篝火,一个女人的高挑挺立的长发背影格外显眼,她的深蓝色长裙在夜空中璀璨发光。这时有人喊了一个模糊不清的单词,两人同时向这边望来,男生狐狸般绿色的眼睛里倒映了整个星空。
  视频发出去的那一刻立刻有人认出那位站着吃烤肉的女士就是如今LA的神话,强势美艳的经纪人Pepper——这可是个大新闻。
  网上传疯“天籁之音被小辣椒抢先签下”,“欧美乐坛第二个animals”之类的帖子,其中还夹杂了一下“天啊他的眼睛实在是太好看了”以及“只有我一个人认为小辣椒越来越漂亮了么”这些花痴的评论。舆论在Pepper所处的全欧美顶级经纪公司Oneline的宣传团队有意的引导下愈炒愈热,短短几天播放量跻身进入每月top榜前三十,热度只增不减。
  这只是第一个热潮。
  视频播放第十天,一位小有名气的科班出身翻唱博主发现Charlie帽子上的隐隐约约的字。好奇心的趋势之下她用软件将模糊不清的单词一遍遍修复,最后她看见了一行用花体字写出的简单专用名词:伯克利音乐学院。
  她立刻想到了三年前的那位同样以疯狂之势红透欧美的“伯克利之花” ,她也很快记起那个少年也是同样的绿眸棕发。
  女生觉得自己在搞一个大新闻。
  她寻找到三年前的视频,用专业软件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对比。
  一模一样。
  连尾音微微上扬的音调,发音的音准甚至音色都完全相同,时间在这位少年身上并没有留下痕迹,他的声音依然软糯,甜度刚刚好,像牛奶搅拌的高乐夫。
  她犹豫了很久,最终发还是把两段视频做成了相同频率的音频,然后选择发帖。女生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敲下键盘,按向完成键的时候她发觉自己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女生发帖的时间是23.45,十秒后她的粉丝发现了这个帖子和视频,三分钟后他们看完了这段视频,五分钟后开始有人转发,十分钟后油管被一个名叫“LIAN AND POSA”的博主的视频刷屏。
  隔天0.01分,所有晚睡刷油管的人都在转发这条视频,'Charlie Puth'的搜索量猛然上涨,无数人看过后跑去下载了两段录像。
  很快人们发现,三年前的伯克利之花三年后的天籁之音,是一个人。
  1.05分,刚刚开完会坐在电脑前的Pepper微笑着看完了那段视频,然后用ol的官方账号点了个赞。
  十分钟后,推特首页被“oneline高管证实翻唱小哥是同一人”的帖子刷屏。
  12月3日3点五十五分,'Charlie Puth'的搜索量一路急速上升,进入总榜top100.
  12月3日上午9点十五分,ol官方fb账号发布了一个视频 ,一位名叫Charlie Puth 的歌星正式出道。
  官方给出的资料完美无缺,上面写着Charlie生在新泽西州,昨天刚刚过完17岁生日。照片记录了从三岁软软的小奶团子到现在的青葱少年,只是全部照片的脸都很模糊——这次是不可修复的。
  

[贝杰]出场顺序 上


铁船有,700f点梗贝杰
OOC!
黑化!
慎入!

祝食用愉快~

(1)

  “嘿sweetie,你知道的,”
  Jack对他眨了眨眼,
  “我想你。”
  站在他对面的海盗掐着腰斜倚在那座笨重的钟旁,乌木迎着他那双蜜糖般甜美的琥珀色眼眸。时间并没有减少他一丝一毫的美丽,甚至偏心的为其披上风情万种的袈裟。
  他如此自然的说着黏腻的情话,可眼里没有一丝真切或能代表想念的感情。
  Beckett站在桌前缓慢的将茶壶里微烫的茶倒入瓷杯,他垂眸看见自己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这让那些红茶撞击水面是惊起一阵阵涟漪,泛着圈向四处散去。
  “你不用拿这些话哄我,”
  Beckett将瓷白的茶杯递出,Jack挑了挑眉,在手指相触的那刻调情般的抚了抚。
  勋爵看似平静的收回了手,他那张正经的脸一如既往的严肃。
  Jack捧着价值千金的茶叶和杯子一口饮下——为此烫着了舌头——然后随意的扔到桌上。
  “亲爱的,你最了解我了,”
  他双手撑在桌上,眯着眼睛对他笑的样子让Beckett恍惚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
  当年的麻雀幼嫩而美貌,鸦青色睫毛,蜜糖色眼睛,唇像刚采摘下来点着露水的玫瑰,牙齿像深海洁白的贝壳。他皮肤白的在阳光下有些耀眼,一头棕发总要梳的极为整齐,披在肩上,带着微微的卷。
  当年麻雀的脸永远是干净的,没有那些浓重的铅华,也没有风雨刀尖留下的痕迹。Beckett宝贝他的紧,连厨房都不要他碰,生怕油烟染了他的十指。
  Beckett实在太宠着Jack了,以至于后来与黑珍珠一起破海而出的小麻雀连捞鱼都要考虑几番,击剑也要翘着小指——虽然后来的老麻雀不再在意这些.
  Will曾经感染过Jack的矜贵——Rum要喝最纯的,姑娘要玩最好的,其他的船没资格让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掌舵。Jack醉酒后笑着说“没人比Beck对我更好了——就是那个死正经的……”
  Will嫉妒过他们的感情。
  可Beckett知道,他们所有的感情都被那场大火烧的一干二净。
  现在能让Jack舍得来见他的,只有眼前桌上那张破破烂烂的“协议”。
  “你知道的,我……欠了那只章鱼一个人情,”
  Jack对他献媚般笑着,刺上数不清的纹身的双手晃来晃去。
  Beckett一眼看见那个醒目刺眼的P.
  他该恨我的。
  “我知道。”
  “我听说,你需要海上的霸权,”
  老麻雀点了点协议上的第一行,Beckett低头,看见那张纸上熟悉的字迹——随意的笔画,古老的字体,最后一笔飘的花哨。
  “所以?”
  “所以,”
  Jack不知何时晃到了他旁边,Beckett一惊,近距离看麻雀……
  还是那么好看。
  “我们做个交易。我帮你找他的心,你要让他放了我。”
  Beckett挑了挑眉,如此简单的条件并不像Jack的作风,
  “就这些?”
  “就这些。”
  勋爵并没有忘记谈判的关键,
  “你有什么保证,你没有骗我?”
  Jack手中晃着一个罗盘,然后塞到了他手里。
  “我就这么一个宝贝,”
  海盗虚情假意的惋惜了一下,
  “这足以代表我对你真切的心——以及这份协议。”
  Beckett垂下眼,在他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门被嘭的撞开。
  是那个铁匠。
  身后惊慌的士兵说着“对不起勋爵,我们没有拦住他”之类的措辞,Beckett看见Will看Jack的眼神——
  就像当年的,或者现在的他。
  Beckett正冷笑青年的奋不顾身,无意间却瞥到身旁那只向来不留情的麻雀眼神里不是他平常的事不关己和戏谑的笑意。
  他愣神,Jack已经跨步挡在那个铁匠身前,对他讨好的笑,
  “我可怜的小铁匠被打击后脑子有些问题 ,勋爵不要介意。”
  Beckett听见自己回答,
  “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