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偶尔all虫)
sharlie(偶尔all猹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
常年站在北极圈坚守一方天地
欢迎来找我玩儿

求文!

非常非常想看团兵或者韩吉x兵长的文了!之前看了艾利十字路口太太的文超级喜欢!!求推荐这种类型的文!如果是完结就最好啦!!谢谢!


年轻的汤汤让我脑补了一出十年前的毒埃相遇
大概是个温情小甜饼

【铁盾】young and beautiful (中)

之前发的被吞了...中间有一段擦边球肉 重发一下 肉删掉了 有时间整理成文字再发 不影响剧情 而且真的只是个擦边球 一点都不色情哈哈哈哈

Young and beautiful

(2)

Tony stark 死亡商人花花公子超级英雄

纽约和世界因他得以从耀武扬威的,拥有先进科技以及千奇百怪的变异的外星人手里残留。

世界再一次为这位商人癫狂,他们振臂高呼着他的名字,日夜守在电视机前祈祷直播屏幕上紧闭双眼,伤痕累累的男人流露出一丝一毫证明他没有为世界殉职的证据。

人们看见了icu病床上男人棕褐色的头发安详而舒适的枕着洁白的枕头,破损的盔甲保住了他的身躯和珍贵的大脑,却没有为他那张风流倜傥的脸尽职。被岁月雕刻的更有成熟男人的韵味的脸上布满细碎或深刻的划痕,大部分正在男人进入似乎无止境的昏睡时逐渐愈合,长出新肉浅淡的粉红色,时时刻刻警醒着人们他曾为世界作出的贡献。

Tony stark 全世界的英雄,在两年前的纽约大战里关闭了外星人入侵的破洞拯救世界后陷入昏眠至今。

Steve Rogers 仍然是美国的精神象征,他带领着曾意气风发的avengers在tony陷入昏睡的两年里一次次抵挡住来自外太空或地球的威胁,一次次守护住脆弱不堪的世界,最终伤痕累累,满身疲惫。

他在秋天的最后一个午后再次来到tony的病房,在稍冷的深秋穿着老旧的牛仔外套的Steve凝视着仍然在病床上昏眠的男人,当他抬头时瞥见落地窗外昔日的avengers如今的新stark集团大厦,那个硕大的A已被拆下,取而代之的是很久之前的stark集团的logo,窗外泛着枯黄的树叶挣脱树枝掉落在街道上,随着风穿梭在行人腿间,最终被某个陌生的鞋踏碎在纽约街头的石板上。

过了许久,Steve忽然开口,

“我要走了。”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很久没有用平常的语气说话,正在犹豫该说些什么。

“natasha在三个月前和clint结了婚,不是bruce或者Buc…barnes.“

”在纽约中心的教堂,婚礼很漂亮….有铺满了地板的白玫瑰花瓣,Natasha也穿上了那件她很喜欢的婚纱…..他们邀请了所有朋友。“

”我是唯一的伴郎。“

“Bruce在两天前走了,他说他要去挪威的森林安度晚年。“

Steve为这个词笑了下,嘴角因为许久未作出弧度而显得有些僵硬。

”我发誓,他原话就是这个。“

他又停了停,因为想到了曾经因为tony叫他”老冰棍“而引发的争吵,以及所有争吵最后的结局。

“没人会想到的,我捡了个大便宜,”

(以下被屏蔽)

“我….“

回忆到这里忽然断了,Steve眼前仍然是除了tony什么都没有的,空荡荡冷清的病房,以及窗后繁忙的纽约。

Steve垂下眼,笑了笑,

”总之,我要走了。“

他从外套的内怀掏出了一个有些古老却保存的很好的手机,走到tony的病床旁,轻轻的放在旁边的桌上。

”如果你醒了,请给我打个电话。“

病房的门被Steve尽量小心的关上,只发出细微的声响。

床上的男人仍然安眠着,窗外是世界的中心的中心。曼哈顿即将被黄昏覆盖,夕阳在落下前施舍着最后的余晖,照耀在tony的脸上。






一个小刀 等会开电脑 码完就发

[铁盾/铁虫]虚无之地(1)

cp乱炖预警
我心心念念的铁盾和铁虫终于开坑了
这篇坑绝对会填满的!!
分级:nc17
配对:Tony Stark/ Steve Rogers; Tony Stark/ Peter Parker; Peter Parker/ Steve Rogers; James Barnes/ Steve Rogers
(斜线代表攻受)
警告:cp乱炖,人物ooc崩坏,主要人物死亡。
以下正文

(1)
  一切发生前,Tony Stark觉得自己可以拯救世界。
  所以即使灭霸挥手咋了个卫星到他头上,即使他眼睁睁看着Strange , Star Lord,那个长得很像螳螂的小姑娘和那个大块头灰尘一样消散在空气中,他仍然觉得“一切都可以挽回”。
  然后他转身看见他的Peter颤抖着身体跌跌撞撞的走过来,那双琥珀般清澈的,总是带着笑意和崇敬亮晶晶的看着他的眼睛盛满了水,摇摇欲坠。
  他抱住了他。
  “我不想消失... Mr.Stark...”
  “kid...”
  Tony回抱的很紧,不敢给空气留一丝带走他的kid的空隙,但他还是眼睁睁看着Peter消散在了空气中。
  Peter看着他的眼神里的情绪复杂的让Tony无暇细想,他努力撑出一个微笑,眼睛的泪滴终于掉了下来,砸在地面上,击起对人类而言微不足道的尘埃的纷飞 。
  “sorry, Mr.Stark....”
  他的kid,终于还是消失了。
  飘散在飞舞着细小颗粒的空中,只留给他一把尘土。
  Tony Stark是被媒体谴责的死亡商人,是浪荡无边花花公子,是保卫世界的超级英雄,是stark集团的创始人。
  他曾拯救整个世界,而现在,他连他的爱人都救不了。
  Tony眼前忽然一片黑暗,身体不受控制的倒下,头重重的砸在地上。
  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看见了曾经的Avenger大厦他的房间熟悉的天花板。淡金色的阳光撒在旁边的龟背竹上,映照着翠绿的叶子,与世隔绝般生机勃勃,
  短暂的放空后他动了动手指,发现自己全身僵硬的厉害,他尝试着坐起身时,尽管已经很缓慢,还是眼前一黑,伴随着长久的晕眩,久到他几乎以为他将要永远陷入这片混沌。
  眼前终于清明,只是第一眼,他看见了站在窗边的那个人。
  金发如阳光般柔和并且生机勃勃,白的不像经历过战争血洗的战士而更像被囚禁在金丝笼里娇生惯养的少爷。他原本望着窗外广阔荒渺的世界,听到动静后看向了愣着的Tony。
  他的眼睛还是那片蔚蓝,深不可测的海面上撒着细碎的金斑。
  Steve Rogers.
  Tony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看见他,也没提起这个名字了。久到他想像旧日那个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一样笑着对这位昔日的爱人打个招呼,到了嘴边却发现他竟然发不出那个简单的音节,只能扯开一个虚假而僵硬的笑。
  Steve看着他,淡漠而平静,仿佛他们从未见过,也从未经历过那些被Tony尘封在内心深处的故事。
  “Mr.Stark,欢迎回到地球。”

挖下的坑 暑假会补回来的

[全篇剧透警告!]
[cp严重乱炖]
[ooc,微黑化]
[(可能)角色死亡]

遇到这种语气萌萌哒的ky还真是凶不起来....
不打tag 懒得打码了 从来没有过 气的写手的憋火日常....

说给那位高洁西红柿。洗脚婢就是洗脚婢,匿名在知乎倒贴你死一万个妈靴靴。我猹十八线小歌手也轮不到姐姐如此费心费力,猹就是不火也跟姐姐高尚人品没有半毛钱关系。sharlie最开始谁比谁火还真不一定,自己ky到家ooc到爹司马碧蓝还趾高气扬真素不懂姐姐的逻辑惹。希望以后这样的洗脚婢能灭绝一万次厚。

[铁船]I LOVE U (中)

  'I love u.'
  Jack 努力伸手够放在桌上的朗姆时他身上一直沉默着的飞翔荷兰人号的新船长 ,伊丽莎白的已婚夫君忽然开口。
  很多年过去,时光在那个曾经年少轻狂的少年脸上留下痕迹,成熟稳重不见锋芒。
  Jack一边回应“我也爱你亲爱的”一边回头,他因为没控制好而力道太大,差点扭断他纤细的脖子。此时Will 只要略略垂眼就能看见他身下的,伸着手抵着床沿,因为他的动作而呲牙咧嘴的,黑珍珠号的船长。
  岁月格外宽待这只麻雀,他编的仔细的长发仍然光滑丰满,眼角涂抹的不曾在人前拭去的铅华仍然乌黑,蜜糖的的眼眸仍然带着牵绊绕指柔的艳情,甚至他的身段仍然柔软并承受的起折腾。
  “……”
  Jack 通常是活跃气氛的那个。
  他在脖子可能会扭断的情况下仍然艰难的回头看了看沉默的Will,不再年轻的亡灵护送者为此摸了摸他的头发。
  Jack 因为这个动作抖了一下,小麻雀嘟囔着“别这么肉麻”然后卸力半躺在Will 的手臂上,像只可爱的宠物猫一般蹭了蹭后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下。
  这个动作让Will 思绪乱了一下,没有控制好动作顶的Jack 往前动了动。Jack 不满的回头瞪了Will 一眼,抱怨着,
  “嘿,亲爱的,要我提醒你,你正在艹一个不怎么年轻的人么?”
  “抱歉,”
  Will 安抚的低头吻了吻老海盗露出一小块的脖颈,那上面覆盖着一层刺青,图案诡丽奇异,像是古老的图腾。
  他握住Jack 对于男人来说有些纤细的手腕,默契的没有提到他们即将面对的离别。
  Jack从握着Will的手刺下取得那刻他就知道自己大概是摆不脱这个莽撞冒失,爱害羞又别扭的小铁匠了。但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 不能爱上一个人——至少不能让人知道。
  他表面上毫不在意的接受Will 小心翼翼的示爱,像对待所有情人一样与他谈情说爱,许下海誓山盟却从不做任何承诺。
  Jack 的演技太真实让大部分人相信Jack 并不爱他,但他没能骗过他的老朋友。
  Beckett日子过的悠闲自在,太过放松的节奏让他忍不住想起那只麻雀,正巧唧唧喳喳的海盗王不幸落入所属不列颠的某个小海湾的军官手里,于是勋爵下令救下命悬一线的断头台上的Jack 。勋爵期待着久别重逢的旧情人给他一个吻时发现他与年轻的铁匠之间暧昧的气氛。
  Beckett 拿着精美雕刻的匕首对Jack 微笑,一只手用粗绳绑在床头的麻雀不再蹦跶,满身干涸或半干的血痕让Beckett 罕见的心软了一下——仅仅只有一下。
  “Dear Jackie, ”
  勋爵附身用薄刃缓慢划过海盗伤痕累累的皮肤,饱经风霜击打的海盗看上去狼狈不堪,只有那双仍然亮着的蜜糖色的眼睛有几分以往风情万种的神韵。
  Jack 没有开口——他疼得厉害,过于缺水而导致嘴唇龟裂,只要稍微动一动就能尝到铁锈味儿。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好心的勋爵停下肆虐的手,海盗的后背光滑柔嫩,上面有丝丝血迹勾勒出繁美的花纹。
  “你是想用你的牺牲为我贡献出又一笔丰功伟绩,还是想……”
  Beckett 那双永远不夹杂感情的蓝眼睛盯着地上濒临死亡的麻雀,
  “做我的妻子?”
  Jack艰难的抬起头,他毫不畏惧的盯着Beckett 的眼睛,尽管满身伤疤仍不闪躲迟疑 ,Beckett 几乎能从他脸上看见曾经那位意气风发的少年。
  小麻雀稚嫩清秀的脸与Jack这张被血与污垢染花的面庞重叠,Jack 费了好大力气才扯出一个笑,上扬的嘴角刺到Beckett的眼里极为碍眼,海盗张了张嘴
  “你做梦。”
  Beckett 欠了Jack 一句我爱你,Jack 也欠了Wil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