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铁虫 兵长有关的一切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说的是盾和船

愿意为兵长献出生命的花痴。

[团兵]你不会再遇见的人 3

本章无团兵戏份

含艾笠 利笠亲情向

不打tag了 有缘就看见吧


(3)


  训练时期并不算辛苦。至少三笠是这么觉得的。

  虽然有个吵闹的男生一直围着她转

  “喂,你未免有些过分了吧?”

  三笠嚼下第一口食物的时候听到艾伦带着怒火的声音这么说,紧接着就是一些“那又怎么样”之类的话,是那个总是缠着他的男生的声音,然后是拳头挥到肉体上沉闷的响声。阿明匆匆忙忙的起身前去劝架,而三笠并没有太过在意。艾伦总是要长大的吧。被称为“艾伦的式神”的三笠这样想,更何况她愿意相信艾伦的实力。

  可她的事不关己并没有持续多久,战局不知为何涉及到她这里。坐在对面的沉默的金发女生面前的饭盒被刷的掀翻,她身边的健壮的男生立刻紧张的看着她,那个似乎被别人称作阿尼的女生抬头看了看,三笠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是让。

  此时正在你一拳我一拳乱挥的两个男生停了下来,看着一直沉默实力却很强劲的阿尼,让慌张的道着歉,

  “对不起,我…我刚刚…没…没有看到…”

  阿尼看着紧张的手足无措的让没有说话,屋子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三笠记得她似乎不是很在意食物的人--当然,没有人会在这个资源短缺的时代真正不在意食物,只是相比较新兵里某个有些过于痴迷的女生,阿尼还算正常。

  门轰的一声被打开了。

  门外站着训练兵教官,那个黑眼圈浓重的秃顶 ,此时正大声嚷嚷着“不好好吃饭在吵什么呢”以及类似“只敢跟同胞相残,看到巨人就变成废物的小鬼们”。还好让下手还算知轻重,不然纵是艾伦的愈合力超强也会被他的电流击个灰头土脸,而三笠也绝不会轻易放过让,她手里刚刚已经隐隐聚出了稀碎的光团,时刻准备保护艾伦。

  沉默了一会儿,阿尼先开了口,

  “没什么,是萨拉打翻了我的饭盒。”

  说着指了指人群最前方站着心痛的看着地上的米饭和少许肉沫的少女。被点到的少女下的一激灵,她的守护兽也跟着跳到她头上--萨拉的能力是她有个守护兽,一个仓鼠,看上去毫无攻击性,软趴趴的非常可爱,这让艾伦有了稍许安慰--,

  “哎…哎哎!”

  教官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制止了少女手舞足蹈想要解释的样子,在接着吼了几句“别给我没事找事”“不吃饭就滚出去跑圈”后砰的关上门走了。

  屋内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三笠默默坐回了位置继续吃饭,阿尼也接着坐了回去,对着空空如也的桌子发呆。让默默的收拾着地上食物的残骸,艾伦端着他的盘子走到阿尼面前,

  “那…那个,不好意思…我的饭还没有吃过,你吃这份吧。”

  正舒了口气的阿明瞬间僵硬,战战栗栗的看了一眼端着盘子面向阿尼,脸有些红的艾伦,而对面的三笠黑着脸,气场一场强大。

  阿尼似乎也很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看清面庞的那一刻她的瞳孔微微放大了一刹,随即站了起来,她似乎比艾伦更高,

  “不用了。”

  阿尼低头闻了闻艾伦,这个动作让艾伦脸刷的红了,随之三笠啪的一声把金属勺扭断在木桌上,阿明颤抖的更厉害了,战战栗栗的走过去扯了扯怒气值接近max的三笠,全屋子的人再次把目光聚集到他们这里,几乎迫不及待的想看训练兵女兵中的两个王者正面杠一场。

  惹出这一系列是非的女人转身淡定自若的走出房间,高挑劲瘦的身影在地上倒出了一道影子。

  走出门的一瞬间有什么东西闪了过去,阿尼眯了眯眼,警觉的环顾四周,却是悄无声息的黑暗,只能怀疑自己看错的女人走向了训练场。

  在她刚刚站的地方的左边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从窗户望了一眼屋内,顿了两三秒之后,再次消失在原地。

  就像从来没有出现。

  

  

  


[团兵]你不会再遇见的人 2

(2)

  等艾伦,三笠和阿明进入训练兵团的时候,灾难并没有过去多久,仅仅两年而已。人类从那一天开启失去了三分之一的领地,过多的难民蜷缩在罗斯与希娜墙之间,日渐饱和的人数带来了与巨人截然不同的灾难:疾病传播了瘟疫,粮食短缺...最终,弗利茨王下达最后的王令:将难民带去前线--赴死。三笠选择了相信艾伦,与他们一起报名了第104期训练兵。

  104期训练兵团将是最优秀的一期。

  那个面容严肃并且似乎永远长不出头发的秃顶教官大声斥责着散漫的训练新兵。三笠显然不是会被斥责的那类,她稍稍抬眼看向艾伦,却意外看见训练场边缘站着的两个男人。

  一高一矮,高的那个有一头金发,在阳光下隐隐反射出光芒。不出意料的话,那就是调查兵团的团长--被墙内人类称为“一百年才会出现一位”的以智慧与管理能力被人敬畏的埃尔文。而他旁边那位小个子,看上去却并不瘦弱的就是...

  三笠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他那头墙内少见的,与自己相似的黑发,以及他的名字,

  利威尔 阿克曼。

  极其罕见的暗系使用者,以及超乎人类技巧的格斗术。黑暗中无人能及,光明中单单使用纯武力也堪称神话的“地表最强”,被誉为“人类的最后一道防线”。

  远方的人似乎也注意到了她,三笠明显感受到两道视线看了过来,于是隐蔽的稍稍偏头,用围巾遮住下半张脸。

  此时的训练场边缘,埃尔文定神看了眼三笠,随即笑着扭头对身旁人说,

  “你看到她了?”

  “看到了。”

  利威尔还是那副好像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无所谓的语气,目光却一直紧盯着训练场上那个拥有与众不同的黑发的女生。

  “确定了么,要不要我去打听一下。”

  小个子的黑发男人嘴角动了动,

  “她..叫什么?”

  埃尔文微笑着回答,

  “三笠。”

  他接着缓慢的重复了一遍,加上了那个姓氏,

  “三笠 阿克曼。”

  被誉为“人类最强”的男人眼睛刷的亮了亮,也只是一瞬,紧接着他背过身走出训练场,埃尔文也跟着他走了出去。

  真是个别扭的男人呢,团长心里暗暗的想,但也没有出言促狭,只是伸手搭在男人有些窄却有力的肩膀上,两人于是同时站定。黑发男人抬头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

  外人眼中完美无瑕,高大严肃的调查兵团慢慢走到兵长身前,刻意附身,伸手整理男人本来就一丝不苟的领口,看他有些不耐却懒得理他的样子笑了笑,手腕向下,摸到那颗象征着自由之翼的标志。

  “也是阿克曼家族的孩子呢,实力也是不出意料的强的话,你们大概可以试一下那个家族契约..还是诅咒之类的?”

  “血契。”

  兵长言简意赅的说出那个词,不轻不重的拍掉金发男人开始不老实,尝试钻进外套里的手,抬眸,黑压压的眼睛里充满了嫌弃,

  “手都没洗还要乱摸。”

  被直接指出来罪行的埃尔文毫不在意的自然的收回了手,耸了耸肩。等他试图一边说话一边把手搭到利威尔身上的时候,身边的男人嘭的一下变成了一团黑雾,紧接着出现在前方。埃尔文抬头看了看被树的枝叶遮挡住的天空,然后一边走向男人,一边说,

  “你已经能在可见度高的情况下发动能力了?不愧是利威尔啊。”说着已经走到站着的男人面前,笑着揉了揉他柔软的黑发。

  “嘁。”

  利威尔发出了代表不耐烦和不屑的声音,却没有躲避那个被他成为“脏死了”的手蹂躏他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的动作。他抬头见埃尔文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发愣,伸手毫不客气的啪的一下打在埃尔文的身上,“喂,不准对我用你那个破催眠技能,你知道这个对我是没有用的吧。”

  瞬间清醒的埃尔文定了定神,微微低头看向利威尔,慢慢的说,

  “是啊,催眠术对阿克曼家族无效…”

  看着他又陷入深思的样子利威尔嘁了一声,在他们快要走出树林的时候忽然开口,

  “那个新兵..你帮我…留意一下。”

  埃尔文马上明白他说的是谁,接道,

  “好的。”

  他想了想,补充了一句,

  “她…长得很像阿克曼。”

  利威尔抽了抽嘴角。

  


[团兵]你不会再遇到的人 (1)

这是一个计划了很久的坑 满足一下自己想看魔法打巨人的梦

[注意]巨人都是没有魔法的哦

私设如山! 半paro的原著向魔法世界 内含亲情向利笠

人物ooc!!情感线漫长 !艾利单箭头!

大概背景是 在一个人人都有魔法属性的时代击败巨人寻找自由的方向

我永远喜欢阿克曼家族。

食用愉快


(1)


        艾伦拥有着看似厉害却无比废柴的能力。

  这点在很小的时候就体现出来了。在大部分小孩子都得到了“Godgift”,试着在手心幻化微不足道的火焰或水球的时候艾伦还是没有动静。三笠和阿明都展现出他们在各自领域不同寻常的天赋--阿明拥有罕见的治愈术,他们被墙内人称为“天使的救赎”,并且阿明对事物的敏感程度让艾伦和三笠都暗暗期待他有什么别的类似于读心术之类的能力,只是暂时还没有显露。三笠的能力过于玄幻,她对光的操控令所有人惊讶--这个“所有人”也只是指艾伦一家已经阿明而已。他们的能力过于不寻常,光系是高于其他任何自然元素的属性,拥有光系属性的人在历史上只出现过两位,他们都被称为“米伽勒”,天神右翼。阿明的治疗术就像见过巨人还不会害怕的人类--寥寥无几,加上他很可能拥有的副属性读心术,艾伦曾经迫不及待的期盼自己将拥有什么金刚不坏之身或者超强力量之类的能力--事实上,他的能力已经近似前者,

  可以无限重组的身体。

  换句话说,就算变成肉沫,艾伦也能重新复原。

  但是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没有免疫痛觉。所以他还是会体验到被刀割伤划破皮层组织后留下的尖锐的疼痛,以及重新组织肌肉或者骨骼时缓慢沉钝的闷痛。

  “不会让艾伦受伤的。”

  三笠言简意赅的说。

  那个冒着热气的手攀上玛利亚之墙时,艾伦的脑海一片空白。他眼睁睁看着那个红色的异常巨大的脑袋从墙后缓缓露出,没有皮肤覆盖的脸没有丝毫表情。紧接着,玛利亚之墙,守护人类的第一道防线,轰的一声倒塌出一个大洞,露出了那个艾伦一直向往着的,自由的墙外的世界,和那片黑压压没有尽头的巨人。人们在慌忙中像他们击去的水柱和电流就像玩具,不痛不痒。他们的双眼无神空洞,嘴角却掺着诡异的笑容,裂开的嘴就像永远望不到尽头的血海深渊。

  三笠已最快的速度凝结出带他们回家的光剑,赶到的时候艾伦的妈妈,温柔美丽的女人已经被那个面目狰狞的巨人捏在了手里。他们看见了她望过来的最后一眼,以及女人用尽最后的力气为他们制作的拖着他们前行的气罩。

  那一天,被历史称为“玛利亚之墙的沦陷”。

  


一个预告

悲剧的发现萌上的cp都是大热cp的对家...我永远喜欢艾团兵...还有阿克曼家族....

马上开坑啦 存了2w字的艾利团兵艾笠魔法世界背景原著半paro 期待一下光与暗的阿克曼家族杀手吧!


求文!

非常非常想看团兵或者韩吉x兵长的文了!之前看了艾利十字路口太太的文超级喜欢!!求推荐这种类型的文!如果是完结就最好啦!!谢谢!


【铁盾】young and beautiful (中)

之前发的被吞了...中间有一段擦边球肉 重发一下 肉删掉了 有时间整理成文字再发 不影响剧情 而且真的只是个擦边球 一点都不色情哈哈哈哈

Young and beautiful

(2)

Tony stark 死亡商人花花公子超级英雄

纽约和世界因他得以从耀武扬威的,拥有先进科技以及千奇百怪的变异的外星人手里残留。

世界再一次为这位商人癫狂,他们振臂高呼着他的名字,日夜守在电视机前祈祷直播屏幕上紧闭双眼,伤痕累累的男人流露出一丝一毫证明他没有为世界殉职的证据。

人们看见了icu病床上男人棕褐色的头发安详而舒适的枕着洁白的枕头,破损的盔甲保住了他的身躯和珍贵的大脑,却没有为他那张风流倜傥的脸尽职。被岁月雕刻的更有成熟男人的韵味的脸上布满细碎或深刻的划痕,大部分正在男人进入似乎无止境的昏睡时逐渐愈合,长出新肉浅淡的粉红色,时时刻刻警醒着人们他曾为世界作出的贡献。

Tony stark 全世界的英雄,在两年前的纽约大战里关闭了外星人入侵的破洞拯救世界后陷入昏眠至今。

Steve Rogers 仍然是美国的精神象征,他带领着曾意气风发的avengers在tony陷入昏睡的两年里一次次抵挡住来自外太空或地球的威胁,一次次守护住脆弱不堪的世界,最终伤痕累累,满身疲惫。

他在秋天的最后一个午后再次来到tony的病房,在稍冷的深秋穿着老旧的牛仔外套的Steve凝视着仍然在病床上昏眠的男人,当他抬头时瞥见落地窗外昔日的avengers如今的新stark集团大厦,那个硕大的A已被拆下,取而代之的是很久之前的stark集团的logo,窗外泛着枯黄的树叶挣脱树枝掉落在街道上,随着风穿梭在行人腿间,最终被某个陌生的鞋踏碎在纽约街头的石板上。

过了许久,Steve忽然开口,

“我要走了。”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很久没有用平常的语气说话,正在犹豫该说些什么。

“natasha在三个月前和clint结了婚,不是bruce或者Buc…barnes.“

”在纽约中心的教堂,婚礼很漂亮….有铺满了地板的白玫瑰花瓣,Natasha也穿上了那件她很喜欢的婚纱…..他们邀请了所有朋友。“

”我是唯一的伴郎。“

“Bruce在两天前走了,他说他要去挪威的森林安度晚年。“

Steve为这个词笑了下,嘴角因为许久未作出弧度而显得有些僵硬。

”我发誓,他原话就是这个。“

他又停了停,因为想到了曾经因为tony叫他”老冰棍“而引发的争吵,以及所有争吵最后的结局。

“没人会想到的,我捡了个大便宜,”

(以下被屏蔽)

“我….“

回忆到这里忽然断了,Steve眼前仍然是除了tony什么都没有的,空荡荡冷清的病房,以及窗后繁忙的纽约。

Steve垂下眼,笑了笑,

”总之,我要走了。“

他从外套的内怀掏出了一个有些古老却保存的很好的手机,走到tony的病床旁,轻轻的放在旁边的桌上。

”如果你醒了,请给我打个电话。“

病房的门被Steve尽量小心的关上,只发出细微的声响。

床上的男人仍然安眠着,窗外是世界的中心的中心。曼哈顿即将被黄昏覆盖,夕阳在落下前施舍着最后的余晖,照耀在tony的脸上。






一个小刀 等会开电脑 码完就发

[铁盾/铁虫]虚无之地(1)

cp乱炖预警
我心心念念的铁盾和铁虫终于开坑了
这篇坑绝对会填满的!!
分级:nc17
配对:Tony Stark/ Steve Rogers; Tony Stark/ Peter Parker; Peter Parker/ Steve Rogers; James Barnes/ Steve Rogers
(斜线代表攻受)
警告:cp乱炖,人物ooc崩坏,主要人物死亡。
以下正文

(1)
  一切发生前,Tony Stark觉得自己可以拯救世界。
  所以即使灭霸挥手咋了个卫星到他头上,即使他眼睁睁看着Strange , Star Lord,那个长得很像螳螂的小姑娘和那个大块头灰尘一样消散在空气中,他仍然觉得“一切都可以挽回”。
  然后他转身看见他的Peter颤抖着身体跌跌撞撞的走过来,那双琥珀般清澈的,总是带着笑意和崇敬亮晶晶的看着他的眼睛盛满了水,摇摇欲坠。
  他抱住了他。
  “我不想消失... Mr.Stark...”
  “kid...”
  Tony回抱的很紧,不敢给空气留一丝带走他的kid的空隙,但他还是眼睁睁看着Peter消散在了空气中。
  Peter看着他的眼神里的情绪复杂的让Tony无暇细想,他努力撑出一个微笑,眼睛的泪滴终于掉了下来,砸在地面上,击起对人类而言微不足道的尘埃的纷飞 。
  “sorry, Mr.Stark....”
  他的kid,终于还是消失了。
  飘散在飞舞着细小颗粒的空中,只留给他一把尘土。
  Tony Stark是被媒体谴责的死亡商人,是浪荡无边花花公子,是保卫世界的超级英雄,是stark集团的创始人。
  他曾拯救整个世界,而现在,他连他的爱人都救不了。
  Tony眼前忽然一片黑暗,身体不受控制的倒下,头重重的砸在地上。
  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看见了曾经的Avenger大厦他的房间熟悉的天花板。淡金色的阳光撒在旁边的龟背竹上,映照着翠绿的叶子,与世隔绝般生机勃勃,
  短暂的放空后他动了动手指,发现自己全身僵硬的厉害,他尝试着坐起身时,尽管已经很缓慢,还是眼前一黑,伴随着长久的晕眩,久到他几乎以为他将要永远陷入这片混沌。
  眼前终于清明,只是第一眼,他看见了站在窗边的那个人。
  金发如阳光般柔和并且生机勃勃,白的不像经历过战争血洗的战士而更像被囚禁在金丝笼里娇生惯养的少爷。他原本望着窗外广阔荒渺的世界,听到动静后看向了愣着的Tony。
  他的眼睛还是那片蔚蓝,深不可测的海面上撒着细碎的金斑。
  Steve Rogers.
  Tony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看见他,也没提起这个名字了。久到他想像旧日那个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一样笑着对这位昔日的爱人打个招呼,到了嘴边却发现他竟然发不出那个简单的音节,只能扯开一个虚假而僵硬的笑。
  Steve看着他,淡漠而平静,仿佛他们从未见过,也从未经历过那些被Tony尘封在内心深处的故事。
  “Mr.Stark,欢迎回到地球。”

挖下的坑 暑假会补回来的

[全篇剧透警告!]
[cp严重乱炖]
[ooc,微黑化]
[(可能)角色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