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偶尔all虫)
sharlie(偶尔all猹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
常年站在北极圈坚守一方天地
欢迎来找我玩儿

[萨杰]War gods and Rose multifloar (6)


(6)

  萨拉查十岁以前的人生是彩色的。
  有瓦片屋顶的红棕,有大地的深褐,有青葱草地和舒展花瓣的玫瑰,有阳光照映下斑斓剔透的蝶翼,街角西班牙姑娘裙摆绽放的绚丽。
  他十岁之后的人生是属于热血的赤色,操兵习武,饱读诗书,每天都忙碌而充实,渐渐的他褪去少年的青涩, 成长为一个足够优秀也足够担起大任的男人。
  他曾以为那只“最后的烈士”麻雀最终被他驯服,乖顺羽毛低眉垂目对他敞开真心,为此他沾沾自喜也愈发上心,曾不可一世的将军终究让不知好歹又太过可爱的小麻雀成了他心中最为柔软的那一块。直到那位“勋爵”吐出“我的”两个词时,萨拉查才反应过来。
  Jack从来不是一个好演员,他的演技拙劣而夸张,却偏偏让所有人都信服,心甘情愿的往坑里跳,只为了看见他站在高处看着自己笑。
  萨拉查仍然相信着Jack,或者说他不愿怀疑。
  可等他回到房间看到那大开的窗和空荡荡的床,他终于彻底也痛苦的接受了现实。
  没有第二个Jack Sparrow也没有什么“最漂亮的Omega”,他乖张可爱的小麻雀,他美艳动人的王妃,他初遇时脏兮兮的神经质的计时男……一切只是不列颠帝国一出并不那么周全的好戏,只不过有了战场之花的亲自主演,让做梦的人装着糊涂,出局的人终于清醒。
  萨拉查,西班牙的国王,史书上的铁血储君,差点把半个欧洲收入麾下的将领,在三十岁,一系列自我欺骗和闷头跳坑里终于踩到了牵引着导火索的按钮,足以炸毁他们全部梦境的炸弹即将点燃。
  副将在他们的国王望着窗外发愣时急匆匆的跑来,开口就抛出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震惊的消息,
  “国王陛下,Jack Sparrow一人打败数十名守军,将罪犯劫走。现已派人追赶。”
  “全力以赴,”
  像是沉浸在自己世界里无法自拔的萨拉查在一片静寂后终于有了动作,他转身看着副将的脸,面无表情的开口,
  “抓活的。”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