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铁虫 兵长有关的一切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说的是盾和船

愿意为兵长献出生命的花痴。

[萨杰,贝杰]Best wishes 3

3.  
  听到萨拉查的名字后两人就僵持在一张桌子的两边,互不相让。
  贝克特表面扯出一个礼帽客套的微笑,实则内心都在尖叫:那只叽叽喳喳的麻雀居然已经惹到西班牙海军了!
  萨拉查同样回以笑容,然而内心在沉思:那只叽叽喳喳的麻雀居然已经惹到英国军官了?
  两人又同时打量对方,想着怎么为小麻雀除掉一个敌人。并为他的“奖励”而表现得有点……美滋滋?
  想得太过认真的两位军官并没有发觉船在移动。
  知道萨拉查瞥了眼窗外逐渐变小的岛屿以及正在冲他们大吼大叫的英国海军们。
  显然贝克特也发现了这个事实。两位情敌对视一眼,一个问题又同时浮现在他们精明的脑子里:
  这艘船,是谁开动的?
  贝克特在脑子里浮现出一个身影的同时移动脚步,拔剑直指萨拉查。
  西班牙海军挑了挑眉,用自己的剑刃挡下了对他而言不堪一击的攻击——或者说,掩护?
  果然,英格兰的绅士勋爵立刻收了力气敏捷的跑去,速度快的跟平时那位彬彬有礼的贵族子弟没有一点相似。
  萨拉查并没有着急,反而把剑插回剑鞘,在桌边坐下,懒洋洋的寻了瓶朗姆酒来喝。
  并不是他不怀念那只麻雀——他快想他想疯了——,只是无休止的寻找让他不敢再试探,怕再破碎了幻想。
  话是这么讲,是谁听说黑珍珠号出现后立刻找来的?
  贝克特在发觉身后人没有跟来时稍稍松了口气,同时加快了脚步。
  展望台就在眼前门的后面。
  冷静镇定的勋爵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
  门后会有谁?
  贝克特下意识扶正了自己的帽檐。
  也许是个普通的水手,也许一个人也没有,也许黑珍珠号是被亡灵控制的……也许,他会再看见那只……麻雀?
  勋爵用他在微微发颤的手摸上门框,并下了点力,推开了门。
  甲板上有位少年,身材纤细,红头巾包着未加装饰的黑发。少年听到开门的声音,回头看了他一眼。
  一双潋滟的眼睛,干净白皙的脸熟悉的不能更熟悉,甚至眼角青涩的鸦青都一如贝克特曾帮他画上去的。
  贝克特觉得自己好像被夺取了呼吸和掌握四肢的能力,与他魂牵梦绕的少年只有数米之隔,却不能移动半步。
  “嘿,贝克特,你这样看我会让我觉得像是个被迷住的小孩子。”
  Jack被贝克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扭着腰,踩着小碎步跳到他面前,然后翘着兰花指说。
  贝克特看见眼前走近了的,属于年轻人的清秀面容,以及一张叽叽喳喳的嘴,于是毫不犹豫的亲了下去。
  “唔……!!”
  贝克特因为Jack的挣扎而伸手把他抱住,这让Jack翻了个他看不见的白眼,然后看到了在贝克特身后门口的萨拉查。
  西班牙海军盯着拥吻在一起的两人,露出了一个……Jack皱眉想了想措辞,诡异的笑容?
  好吧,那位海军已经举起了他的剑。Jack立刻把他跟贝克特换了个方向,让他能看见萨拉查。
  贝克特对这位被他忘到脑后的不速之客皱了皱眉,然后发觉杰克好像有那么一点怕他。
  哇哦,贝克特学着杰克挑了挑眉,
  天不怕地不怕的杰克船长居然会有畏惧的东西?
  于是他抱起了莫名其妙恢复少年身的杰克,跳入海洋。
  萨拉查慢慢走进船的围栏,盯着海下两个人的身影,用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
  “Jack Sparrow…”
  好吧,自己好像被两次抛弃了。
  伟大的“海上屠夫”不在意似的转了身慢慢走向舵盘。
  黑珍珠号在阳光下沐浴光辉,向着与杰克他们相反的方向驶去。
  “他是,放弃了?”
  已经上岸的贝克特怀里抱着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的小麻雀——这让他非常开心,但没有表现出来——皱着眉看着远去的海盗船。
  “谁?”
  有点迷糊的杰克晃了晃头,下意识的想要摸自己的胡子却发现下巴光洁一片。
  “他么?大概吧。”
  个屁。
  莫名其妙变回少年身的Jack脑子一片混沌,但他用脚趾想都知道,要是那个死不正经的海军能放弃,太阳就从西边升起。
  

评论(8)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