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偶尔all虫)
sharlie(偶尔all猹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
常年站在北极圈坚守一方天地
欢迎来找我玩儿

[All杰克]Best Wishes 2

2.  
        归属于大英帝国的某个港口来了艘不速之船。
  船身是来自地狱的黑暗,线条流畅,速度快的甩过任何一艘军舰。
  有经验的海军们立刻严阵以待,年轻的小海军看前辈的架势也赶忙拿了武器,提心吊胆的看着凭空出现一般的黑珍珠号。
        然而那艘臭名昭著的海盗船只是静静的停在海湾,没有一点声响,甚至连破旧的海盗旗都没有升起。
  贝克特在听说这个消息后立刻疯了般骑着马感到了港口,十分钟的车程被他快马三分钟到达。
  船还是那艘他亲手打造的船,可总是叽叽喳喳的老麻雀并没有出现。
  贝克特皱了皱眉,想都没想就下令让海军们放下武器。
  他现在已经不再年轻,无休止的等待让他着魔似的怀念着那只麻雀——无论是喜欢对他抛媚眼,让他帮自己画上眼线的,美丽而可爱的小麻雀还是扭着腰就能轻易勾魂牵魄的娘娘腔海盗王——他近乎每个夜晚都能梦到曾经的Sparrow坐在靠窗的床上眨着眼冲他笑,在他走近后忽然变成了站在阳台围栏上的Captain Jack,盯着他扯出一个笑容,然后向后仰了下去,他只能看见永远也抓不住的衣角。
  贝克特曾经以为Jack不会再出现了。
  最后一战,站在黑珍珠号展望台上,Will旁边的Jack看着他的眼睛,毫不犹豫的下令开火。猛烈的火药把他脚下的木板震碎,贝克特只对Jack露出了个温柔的笑。
  眼前的黑珍珠号一如当年,那只叽叽喳喳的小麻雀似乎还会跳到他面前,报时鸟一般仰起头对他说话。
  但是千真万确,这艘海洋的神话之船静静的在那里,任何声响都没有。
  于是贝克特下了个决定,
  “我上船搜查一下,”
  走出一半的勋爵忽然定身,补充一句,
  “任何人不得靠近。”
  说完他不管身后下属“不安全”,“可能是个阴谋”的言论,一步步踏上这艘载满回忆的,Jack此生的唯一挚爱。
  船里一片黑暗。
  贝克特皱了皱眉,凭记忆摸索桌上的烛台。
  一双手忽然替他点燃烛芯,贝克特猛的抬头,灯光下一张并不十分熟悉的脸正盯着他看。
  一身让他觉得眼熟的西班牙上将打扮,海蓝色军帽,面容冷峻。
  那双眼睛里的情绪他太过熟悉——在期待也在怀念,在惧怕也在欢喜。
  “您是……”
  出于英国的绅士风度,贝克特对这位忽然出现的人还是礼貌的问候。
  那位海军打扮的人忽然笑了,文质彬彬的脱帽行了个极具西班牙姿态的礼,
  “萨拉查。”

评论(16)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