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偶尔all虫)
sharlie(偶尔all猹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
常年站在北极圈坚守一方天地
欢迎来找我玩儿

Best wishes.-1

 1.
     Jack Sparrow是加勒比海域上最有名的海盗,每个孩子不听话时家长会吓唬“再哭就叫杰克船长把你抓走”,也是曾经的神话。
  有人说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有人说他饮酒成性神经衰弱;有人说海盗上了统领勋爵的床,有人说小麻雀被囚禁在海上屠夫的船上。
  事实上,Jack Sparrow正在世界的尽头等待死亡。
  他难得思考回忆他的一生,眯起依然被浓重眼妆覆盖的眼睛。
  会有人为他而哭泣么。
  Jack脑子里闪过了一道又一道人影。
  年轻时俊美笨拙的海盗小铁匠,骄傲而善良的英国富家女,严肃害羞的西班牙小修女,他曾经最信任的大副,信誓旦旦要绞死他的准将,给了他希望后微笑着打破的勋爵。
  还有令人不敢直视的,威风凛凛的,所有海盗的梦魇。
  Jack闭上了眼,曾经叽叽喳喳不停的嘴也不再张合。
  好吧。
  他自嘲般的笑,
  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也有被死神光顾的那一天。
  死神用镰刀锋利的那面伸向了他。
  在Jack微微抬头露出脖颈时,一道光辉洒下,照出不再年轻的老麻雀和躲在暗处的死神。
  “omg,又是你!”
  死神尖叫着躲回了黑暗,愤愤盯着洒下光辉的卡吕普索,
  “这次他的命,我一定要带走!”
  “嘿,”
  Jack忍不住插嘴,
  “我没抢过你吧,兄弟?”
  “闭嘴!”
  死神的脸从黑袍里显露出,是张属于年轻人的,清秀干净的脸,这让Jack吹了吹口哨。
  卡吕普索对年轻的死神微笑,
  “你可以向我出手,”
  美貌的女海神用她看穿一切的眼睛盯着显然刚上任没多久的小死神,
  “更何况,你刚刚的犹豫,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
  好吧。
  小死神的小心思被戳穿,女海神再用三言两语就打发走了他——反正亡灵不差Jack一个——,然后对看上去安静了很多的Jack露出可以说是真诚的笑。
  “我的孩子,”
  她蹲了下身,戴满骷髅人骨的手抬起Jack的下巴,
  “你有什么愿望?”
  愿望?
  Jack眯着眼睛,看了看女海神永不变老的容颜,忽然勾唇,卡吕普索能从他的笑容上看到当年搔首弄姿活蹦乱跳的小麻雀。
  她怀念似的叹了口气,然后起身对其实才五十出头的老麻雀伸出手。
  “我的孩子,我准许你闯回时间的乱流,”
  她贴上了Jack的身体 ,蛊惑般在他耳边呢喃,
  “改变着诅咒。”
  在Jack发觉有什么东西缠上他时,他已经被拖走了。
  Jack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冲卡吕普索嚷嚷,
  “嘿等等甜心,你说什么诅咒!”
  卡吕普索依然站在那里,一如几十年前在那个海中小屋里的女巫,回头对不速之客温柔的笑。
  
  
  
  
  
  
  
  
  

评论(15)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