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偶尔all虫)
sharlie(偶尔all猹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
常年站在北极圈坚守一方天地
欢迎来找我玩儿

[铁船]I LOVE U (中)

  'I love u.'
  Jack 努力伸手够放在桌上的朗姆时他身上一直沉默着的飞翔荷兰人号的新船长 ,伊丽莎白的已婚夫君忽然开口。
  很多年过去,时光在那个曾经年少轻狂的少年脸上留下痕迹,成熟稳重不见锋芒。
  Jack一边回应“我也爱你亲爱的”一边回头,他因为没控制好而力道太大,差点扭断他纤细的脖子。此时Will 只要略略垂眼就能看见他身下的,伸着手抵着床沿,因为他的动作而呲牙咧嘴的,黑珍珠号的船长。
  岁月格外宽待这只麻雀,他编的仔细的长发仍然光滑丰满,眼角涂抹的不曾在人前拭去的铅华仍然乌黑,蜜糖的的眼眸仍然带着牵绊绕指柔的艳情,甚至他的身段仍然柔软并承受的起折腾。
  “……”
  Jack 通常是活跃气氛的那个。
  他在脖子可能会扭断的情况下仍然艰难的回头看了看沉默的Will,不再年轻的亡灵护送者为此摸了摸他的头发。
  Jack 因为这个动作抖了一下,小麻雀嘟囔着“别这么肉麻”然后卸力半躺在Will 的手臂上,像只可爱的宠物猫一般蹭了蹭后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下。
  这个动作让Will 思绪乱了一下,没有控制好动作顶的Jack 往前动了动。Jack 不满的回头瞪了Will 一眼,抱怨着,
  “嘿,亲爱的,要我提醒你,你正在艹一个不怎么年轻的人么?”
  “抱歉,”
  Will 安抚的低头吻了吻老海盗露出一小块的脖颈,那上面覆盖着一层刺青,图案诡丽奇异,像是古老的图腾。
  他握住Jack 对于男人来说有些纤细的手腕,默契的没有提到他们即将面对的离别。
  Jack从握着Will的手刺下取得那刻他就知道自己大概是摆不脱这个莽撞冒失,爱害羞又别扭的小铁匠了。但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 不能爱上一个人——至少不能让人知道。
  他表面上毫不在意的接受Will 小心翼翼的示爱,像对待所有情人一样与他谈情说爱,许下海誓山盟却从不做任何承诺。
  Jack 的演技太真实让大部分人相信Jack 并不爱他,但他没能骗过他的老朋友。
  Beckett日子过的悠闲自在,太过放松的节奏让他忍不住想起那只麻雀,正巧唧唧喳喳的海盗王不幸落入所属不列颠的某个小海湾的军官手里,于是勋爵下令救下命悬一线的断头台上的Jack 。勋爵期待着久别重逢的旧情人给他一个吻时发现他与年轻的铁匠之间暧昧的气氛。
  Beckett 拿着精美雕刻的匕首对Jack 微笑,一只手用粗绳绑在床头的麻雀不再蹦跶,满身干涸或半干的血痕让Beckett 罕见的心软了一下——仅仅只有一下。
  “Dear Jackie, ”
  勋爵附身用薄刃缓慢划过海盗伤痕累累的皮肤,饱经风霜击打的海盗看上去狼狈不堪,只有那双仍然亮着的蜜糖色的眼睛有几分以往风情万种的神韵。
  Jack 没有开口——他疼得厉害,过于缺水而导致嘴唇龟裂,只要稍微动一动就能尝到铁锈味儿。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好心的勋爵停下肆虐的手,海盗的后背光滑柔嫩,上面有丝丝血迹勾勒出繁美的花纹。
  “你是想用你的牺牲为我贡献出又一笔丰功伟绩,还是想……”
  Beckett 那双永远不夹杂感情的蓝眼睛盯着地上濒临死亡的麻雀,
  “做我的妻子?”
  Jack艰难的抬起头,他毫不畏惧的盯着Beckett 的眼睛,尽管满身伤疤仍不闪躲迟疑 ,Beckett 几乎能从他脸上看见曾经那位意气风发的少年。
  小麻雀稚嫩清秀的脸与Jack这张被血与污垢染花的面庞重叠,Jack 费了好大力气才扯出一个笑,上扬的嘴角刺到Beckett的眼里极为碍眼,海盗张了张嘴
  “你做梦。”
  Beckett 欠了Jack 一句我爱你,Jack 也欠了Will 。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