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铁虫 兵长有关的一切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说的是盾和船

愿意为兵长献出生命的花痴。

[贝杰]出场顺序 中


OOC致歉 半AU 微铁船/诺杰

(2)

  Beckett和Jack达成了个互利的协议。
  Jack将诱骗和欲擒故纵玩的炉火纯青,
  ——可惜他的小铁匠选择了那位金发碧眼的美人。
  当曾经的准将把那个袋子扔到他手上时Beckett不可避免的吃了一惊。掌心里的心脏跳动着宣示自己的存在感,勋爵镇定的将他收到了柜子的某个角落,给予詹姆斯他应有的奖励后不经意般询问,
  “你们……有没有抓住那个海盗?”
  不列颠忠心耿耿的准将微微一笑,
  “如您所愿,勋爵。那位海盗得到了应有的教训,您不会再看见他——和他的黑珍珠号。”
  Beckett眼前一黑。
  几十年的修养让他不太失态的请那位此时在他看来格外碍眼的准将离开,风度翩翩的英伦绅士鞠了个标准的躬后走出房间并关上了门。Beckett从抽屉里翻出Jack给他的那个罗盘,指针绕着表面毫无目的转。
  曾因听见Jack被Will背叛以及即将迎接的更大的权力而来的一点点喜悦被铺天盖地的绝望和无措席卷。
  他失去了什么?
  一个美貌的情人,一位臭名昭著的海盗?
  前者他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后者人人痛恨欲杀之以绝后患。
  可谁都知道生性冷淡的贝克特勋爵私生活极为干净,无论是风骚魅惑的女郎还是清纯可爱的少年皆不得近身。
  Beckett也曾年少,对那时幼嫩的小麻雀许下“只你一人”的承诺。后来他真的做到了非他不可,可那位乖顺又顽劣的麻雀一去不返。
  门忽然被撞开。
  Beckett下意识伸手拿靠在书柜旁的剑,目光接触到人影时眼神一渧。
  Jack头上奇怪的小玩意和辫子都被散开卸下,梳的整齐又柔顺的披在身后。他穿着大了几个size的衬衫和又长又笨重的军靴抵着门大喘气,袖口向上卷了三折,露出了那些大大小小的,海盗应有的伤痕。
  “嘿,我被通缉了,你不介意我来你这里躲一会儿吧?”
  Beckett愣了一会,怔怔的说,
  “不……不介意。”
  Jack笑了笑,反手插上了门锁,扭着纤细的腰晃到了桌前,然后拿起桌上的杯子一饮而尽。
  Beckett微笑着看着Jack毫不扭捏的动作。
  他看见Jack脸上干干净净,眼角没有一点铅华。
  他也看见了Jack身上那件衬衫上独特的标志,象征着英国海军。
  还有他身上高级香皂的味道,不知名的花香,不列颠贵族专属。
  以及,背后领口用黑线绣上的'James Norrington'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