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偶尔all虫)
sharlie(偶尔all猹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
常年站在北极圈坚守一方天地
欢迎来找我玩儿

[贝杰]出场顺序 上


铁船有,700f点梗贝杰
OOC!
黑化!
慎入!

祝食用愉快~

(1)

  “嘿sweetie,你知道的,”
  Jack对他眨了眨眼,
  “我想你。”
  站在他对面的海盗掐着腰斜倚在那座笨重的钟旁,乌木迎着他那双蜜糖般甜美的琥珀色眼眸。时间并没有减少他一丝一毫的美丽,甚至偏心的为其披上风情万种的袈裟。
  他如此自然的说着黏腻的情话,可眼里没有一丝真切或能代表想念的感情。
  Beckett站在桌前缓慢的将茶壶里微烫的茶倒入瓷杯,他垂眸看见自己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这让那些红茶撞击水面是惊起一阵阵涟漪,泛着圈向四处散去。
  “你不用拿这些话哄我,”
  Beckett将瓷白的茶杯递出,Jack挑了挑眉,在手指相触的那刻调情般的抚了抚。
  勋爵看似平静的收回了手,他那张正经的脸一如既往的严肃。
  Jack捧着价值千金的茶叶和杯子一口饮下——为此烫着了舌头——然后随意的扔到桌上。
  “亲爱的,你最了解我了,”
  他双手撑在桌上,眯着眼睛对他笑的样子让Beckett恍惚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
  当年的麻雀幼嫩而美貌,鸦青色睫毛,蜜糖色眼睛,唇像刚采摘下来点着露水的玫瑰,牙齿像深海洁白的贝壳。他皮肤白的在阳光下有些耀眼,一头棕发总要梳的极为整齐,披在肩上,带着微微的卷。
  当年麻雀的脸永远是干净的,没有那些浓重的铅华,也没有风雨刀尖留下的痕迹。Beckett宝贝他的紧,连厨房都不要他碰,生怕油烟染了他的十指。
  Beckett实在太宠着Jack了,以至于后来与黑珍珠一起破海而出的小麻雀连捞鱼都要考虑几番,击剑也要翘着小指——虽然后来的老麻雀不再在意这些.
  Will曾经感染过Jack的矜贵——Rum要喝最纯的,姑娘要玩最好的,其他的船没资格让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掌舵。Jack醉酒后笑着说“没人比Beck对我更好了——就是那个死正经的……”
  Will嫉妒过他们的感情。
  可Beckett知道,他们所有的感情都被那场大火烧的一干二净。
  现在能让Jack舍得来见他的,只有眼前桌上那张破破烂烂的“协议”。
  “你知道的,我……欠了那只章鱼一个人情,”
  Jack对他献媚般笑着,刺上数不清的纹身的双手晃来晃去。
  Beckett一眼看见那个醒目刺眼的P.
  他该恨我的。
  “我知道。”
  “我听说,你需要海上的霸权,”
  老麻雀点了点协议上的第一行,Beckett低头,看见那张纸上熟悉的字迹——随意的笔画,古老的字体,最后一笔飘的花哨。
  “所以?”
  “所以,”
  Jack不知何时晃到了他旁边,Beckett一惊,近距离看麻雀……
  还是那么好看。
  “我们做个交易。我帮你找他的心,你要让他放了我。”
  Beckett挑了挑眉,如此简单的条件并不像Jack的作风,
  “就这些?”
  “就这些。”
  勋爵并没有忘记谈判的关键,
  “你有什么保证,你没有骗我?”
  Jack手中晃着一个罗盘,然后塞到了他手里。
  “我就这么一个宝贝,”
  海盗虚情假意的惋惜了一下,
  “这足以代表我对你真切的心——以及这份协议。”
  Beckett垂下眼,在他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门被嘭的撞开。
  是那个铁匠。
  身后惊慌的士兵说着“对不起勋爵,我们没有拦住他”之类的措辞,Beckett看见Will看Jack的眼神——
  就像当年的,或者现在的他。
  Beckett正冷笑青年的奋不顾身,无意间却瞥到身旁那只向来不留情的麻雀眼神里不是他平常的事不关己和戏谑的笑意。
  他愣神,Jack已经跨步挡在那个铁匠身前,对他讨好的笑,
  “我可怜的小铁匠被打击后脑子有些问题 ,勋爵不要介意。”
  Beckett听见自己回答,
  “没关系。”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