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铁虫 兵长有关的一切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说的是盾和船

愿意为兵长献出生命的花痴。

[sharlie]Star shine your way (2)

警告:ooc,有jelena,半au,OFC(无感情戏)
CD

(2)
  Pepper带回的少年立刻成为公司关注的焦点,他总是的跟在epper身后,带着口罩只能看到小半张脸。
  据说他长的很好看。
  这不是他们关注的最大原因,Pepper带回来的新人无一不是美人,大多是Beta,偶尔是Alpha。
  公司里的人开玩笑似的凑近把手搭在男生的肩膀上却闻不到任何信息素,有个不怕死的alpha低头蹭到后颈试图在这个白白净净的人身上闻到属于omega的味道——
  但什么都没有。
  只有淡淡的奶香,近在咫尺的皮肤柔嫩白皙几乎毫无瑕疵 。那位Alpha看着自己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手臂感叹了一下人与人的差距。
  这个时候Pepper即使到来解救了Charlie,那位少年对他眨了眨眼说再见的时候Alpha坚定不移的相信他一定是个辣透了的omega
  但他身上真的什么信息素都没有,甚至连beta的味道也没有 。
  第二天公司传出一个可信度极高的谣言:
  Pepper带回了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孩子。
  在助理神经兮兮的跟她说的时候Pepper无奈的扶额,她转头看见少年垂着眼睛,睫毛长的想把刷子。感受到她的视线,少年抬眸,对她弯了弯眼 。
  “你其实是个小狐狸吧,”
  Pepper抬手轻轻触了触他的睫毛,在她的印象里只有勾人心魄的狐狸才有一双绿眼睛。
  她把手往下移,然后拉开了口罩。
  小助理捂住嘴把尖叫堵进去。
  他的皮肤白的像温水慢慢煮成的牛奶,嘴唇是三月樱花勾着下弦月,眼睛是渡了一汪清泉的绿宝石。
  他好看的不应在人间,五官太过美艳精致,带了点婴儿肥的脸又很好的冲淡了那种锋芒毕露的气势。
  Pepper低头亲了他一下,在小助理内心尖叫“祸害小美人”的时候她伸手做了个小助理很想做的事——
  她掐了掐少年的脸。
  “这么漂亮的人啊,放出去一定火,”
  Pepper盯着Charlie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要被吃了。
  “真想把你圈起来养着。”
  小助理继续在内心尖叫:职业道德!!
  Charlie小心翼翼的试图开口而不影响Pepper捏他的脸,
  “我……”
  “你不用说话,”
  Pepper无限可惜的叹了口气,
  “我也只是说说而已。”
  她终于放开了蹂蹑的手,力道并不大却让Charlie的脸红了一块。Pepper皱着眉看着那块越发碍眼的红的皮肤转头在桌子上找了一瓶全是英文的什么东西,打开盖子里面是亮晶晶的膏状质地液体,小助理眼巴巴的看着Pepper把那瓶能抵得上她半个月工资的乳液抹了大半在Charlie脸上,她的内心小人在咬手绢。
  万恶的资本主义!!
  这时Pepper开口了,
  “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啊?”
  小助理呆呆的想难道他说出口了?
  “这个孩子叫Charlie,Charlie Puth.”
  Pepper语气平淡,
  “你们说的没错,他的确没分化。其实我很诧异你们没有认出他,你说对吧,”
  小助理发誓她在她美丽高贵的Alpha上司眼里看到了精光——对一个未成年的少年?
  “他可是伯克利之花。”
  三年前爆红网络,自弹自唱所有作品都不输原唱甚至别有风味的男生,在伯克利读书,因为长的太过好看而被称为“伯克利之花”
  他在成名之后迅速删掉了所有作品选择隐蔽,三年的时间让人们淡忘了那个一眼万年的少年。
  曾经还在斯坦福读书时Pepper也是那个少年的粉丝,她找了消失的少年三年也无行踪。在看到那个视频的第一秒Pepper就直觉的认出了他,再也没有人会有这样一双璀璨纯粹的绿眸。
  于是Pepper毫不犹豫的请假飞往新泽西州,在这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她找到了美过万千风华的Charlie.
  在少年拥抱着青葱草地回头对她笑,绿色的眼睛映着阳光洒下金斑点点的时候,Pepper就知道自己找到了。
  即使他还是个未分化的小孩子,即使他对成名并不那么感兴趣。
  Pepper说服他放弃类似于“隐居田园”之类的人生目标跟她去LA用了很长时间,长到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辅修心理学可能是白念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位可爱的小男生最终答应她的野心。当Charlie帮她拉开计程车的车门时Pepper发现这个男生有种让人想恋爱的魅力。
  “如果你是个Omega我可能会想要娶你。”
  “我的荣幸。”
  Charlie微笑着对她眨了眨眼。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