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偶尔all虫)
sharlie(偶尔all猹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
常年站在北极圈坚守一方天地
欢迎来找我玩儿

[萨杰]War Gods And Rose Multiflora (10)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前文戳主页
丑小鸭会更的!

(10)

  西班牙驻扎的森林本是偏僻而寂静的。
  那里曾水源环绕,绿树成荫,时常可听枝头鸟啼。
  然而,战争卷土而来,兵荒马乱,战马铁蹄,冲上去又倒下的尸体……这一切肆无忌惮的污染着这片土地,但它最终会被时间覆盖,洗去一切美好或残忍的痕迹。
  萨拉查的营帐内列坐着各大将领,前线来报,他们已攻破不列颠边境所有防线,如今只要萨拉查令下,百万大军顷刻席卷那片传说中的“日不落帝国”。
  “陛下,”
  先开口的是他的副将,步入中年的男人脸上已然刻下岁月的痕迹,声音与气势也被时光磨去浮躁,只留成熟沉稳。
  “我等建议陛下尽快发军,不可给不列颠缓冲的机会。”
  “嗯,”
  西班牙的君主萨拉查坐于较他人偏高的位子上,左臂撑额,右手把玩着某个小物件,阖着眼不语。
  副将说完后重新坐下,众人皆安静的等待着他们的王作出决定。
  是绝代风华的战场之花,还是许了西班牙千千万万子民的胜利。
  他们皆跟随萨拉查出征多年,几乎每人都领略过那位美人的风情:说话时微微哑了的低音,眼角浓郁的铅华,勾着唇对你眯着眼睛笑时的风情万种,下决策时被刻意压制的肆意潇洒。
  Jack是个危险的人物,他可以对你笑的可爱,在你松懈时转眼就是一把利刃插在胸口。他可以顺从又乖巧,一点一点编织多情的梦,然后如潜伏的毒蛇,向浑然不知的游人露出锋利的牙。
  没人敢爱上他,却也没人能逃过他的温柔乡。
  萨拉查终于睁开眼,在他刚要开口时冲进来了一位冒失的小将。
  “报……报告将军!”
  那位送信的人显然是连夜赶来的,风尘迷了一脸,身上带着晚风与硝烟的气味。萨拉查对他微微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昨夜不列颠的将军带了一批人马,连夜偷袭我军西边的分队,我军未防范,除我以外,无一生还。”
  那人看着萨拉查有些阴沉的脸色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
  “那位将军让我通报国王……”
  副将似乎察觉到什么,有些着急,示意那人不要继续,萨拉查对他眯了眯眼睛,问道,
  “他说什么?”
  “他说,”
  小将清了清嗓子,
  “西班牙杀了多少士兵,我可帮你们记着呢,18万人,清清楚楚,我一个一个讨回来。”
  小将模仿着那人低沉的有些卷舌的英语,他说的有些生硬,在场的其他人却变了脸色。
  萨拉查忽的起身走进小将,直盯着小将的眼睛,说话的声音有些抖,
  “你……你还记不记得,他叫什么?或者,他长什么样子?”
  小将被萨拉查的样子吓到了,说话都不那么利索,
  “我……我只记得,他头发很长……”
  小将回想起月光下那位将军的样子,
  “眼睛好像是棕色的……”
  那位将军用绒布擦了擦剑上滴落的血珠,翻身上马。
  “喂,小士兵,”
  将军笑嘻嘻的说,手中的剑挑起了他的下巴,他能感受到剑上冰凉的触感,士兵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只看见了倾洒着月光的长发,
  “你回去帮我跟你们国王带个话,”
  旁边的人踢了踢他,示意他听好。
  “西班牙杀了多少士兵,我可帮你们记着呢,18万人,清清楚楚,我一个一个讨回来。”
  士兵望着他那双蜜糖色的眼睛愣了神,将军收剑后撩了撩搭在肩上的头发,架着马转身离开。
  “ 请你记住。”
  他身旁的样子像是副将的人用优雅而冷漠的英伦腔陈述着,同时有两位将士把他扶了起来。士兵回神,看见那位大概是副将的不列颠人对他微微颔首,金发在月光下格外碍眼。
  萨拉查在听到“一头长发”后怔住。
  营内静了下来,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开口。窗外忽的一声鸟啼,顺着望去,一只小小的麻雀立在枝头。
  “……”
  萨拉查闭上眼伸手揉了揉眉心,终于下了军令,
  “发军。”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