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铁虫 兵长有关的一切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说的是盾和船

愿意为兵长献出生命的花痴。

[萨杰]War gods And Rose Multiflora (9)


(9)

  Jack如他所说的,用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说话和那帮该死的西班牙野蛮人一样的阴阳怪气的老头子给的据说“恢复最快”的药,打掉了那个几乎成型的孩子。
  他药吃的毫不犹豫,咽下去的那一刻干干脆脆的两眼一翻昏了过去,挺着肚子直挺挺的向后倒,威尔看的眉心一跳,担心那只不知死活的麻雀找来的半吊子医生的药其实是用物理方法堕胎——好在仆人眼疾手快的扶住了Jack。
  站在旁边的老头对威尔笑出镶着金的牙,慢悠悠的把身上那些稀奇古怪的宝石首饰卸了下来,见他注视,老头子给威尔鞠了个古怪的躬,
  “陛下,你也不希望Jack肚子里出现了代替孩子的珍珠,毕竟他只是一只麻雀,多余的硬物只会让他死的快一点。”
  威尔本能的觉得这句话哪里不对,但他没想出来,只好对那个老头子挥了挥手,
  “这位……先生,你可以去,额,打胎了。”
  “好的,尊敬的陛下,您可以叫我巴博萨。”
  威尔用礼貌的微笑回答他,年轻的国王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但他身后的贝克特因为这个典型的西班牙名字而皱眉。
  麻雀被抱入房,巴博萨也跟着晃了进去。过了一会儿,满身血污的走了出来。
  “好了。”
  “好了?”
  威尔重复了一遍,他惊异与生命掠夺的快速。
  “是的,好了,我的陛下。”
  巴博萨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欠揍而古怪,
  “明天一早,您就能看见一只活蹦乱跳的麻雀在枝头鸣叫。”
  此时天色已然暗了下来,天际星辰隐隐浮现,忽明忽暗。巴博萨看着威尔与贝克特离开的方向,房门前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乌发如瀑,蜜糖色的眼睛里倒映着万千光芒。他跳下了门前的一节台阶,挥舞着纤细的双臂冲巴博萨大喊,
  “嘿老巴,这次谢谢了!”
  巴博萨闻声回头看那个青年,
  “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这个词。”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