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偶尔all虫)
sharlie(偶尔all猹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
常年站在北极圈坚守一方天地
欢迎来找我玩儿

[铁船]Best One (2)


(2)

  “什么天才?”
  Jack眺望够了风景,拿着朗姆酒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吉布斯和Will身边,然后在他们中间一屁股坐下,
  “我赌十块,你们在说我。”
  步入中年的最强向导向年轻气盛的小哨兵抛了个媚眼,这让Will又翻了个白眼,
  “Jack,我很早就想告诉你,但是你这个扭着腰走路,非常像龟岛的女士们。”
  Jack用朗姆的玻璃瓶敲了敲Will的脑袋——这成功使Will捂着头喊了一声——然后不满的说,
  “嘿,你懂什么!”
  “我怎么能跟那风姿绰约的女士们相比。”
  吉布斯和Jack同时说,杰克咳了咳,尴尬的挠挠头,
  “你看,还是吉布斯了解我。”
  大副笑着摇头,为他有这一颗年轻人的心的船长。他看了看天,在看到被浓云遮盖的天空后面色正经了起来,
  “船长,今晚,或者明天可能有暴风雨。”
  “噢,我看见了,”
  Jack无所谓的晃了晃酒瓶,然后仰头喝下最后一口朗姆,这让他流畅的颈部线条显现在威尔眼前。小铁匠不易察觉的咽了咽口水,然后又为自己找了个借口——
  没有人能抵御Jack Sparrow的魅力,不是么。
  杰克把酒瓶扔到了海里,然后摇摇晃晃的起身,扭着腰走向舵。他拿出了自己的罗盘——威尔看见罗盘上的指针摇摆不定,然后随便指了个方向:
  “西……西边!我们向西边走!”
  忠心耿耿的大副应了一声,调整航向。
  无所事事的Jack又一次扭着走到Will身边——Will发誓,Jack的腰绝对比龟岛所有的姑娘都细——然后揽过他的手臂,把头靠到他身上,迷迷糊糊的嘟囔,
  “亲爱的……安吉利卡?Rose?算了不管是哪个,把我送回房间好么。”
  威尔为从杰克身上传来的朗姆酒做人的香味而红了红脸 ,但同时为他的称呼而咬牙切齿。他想他知道姑娘们为什么总扇杰克巴掌的原因了。
  小铁匠依然不情不愿的扶着杰克的手臂走向船长室,但杰克总是摇晃而导致他们走得很艰难,于是威尔干脆抱起了杰克——这成功的让唧唧喳喳的麻雀闭了嘴,瞪大眼睛看着他,并很小声的说,
  “哇哦,我都不知道,原来你也被Captain Jack Sparrow的魅力折服了么?”
  威尔觉得他今晚翻得白眼的次数可以让他眼白增加,但他在让杰克不要自恋的同时因为手中过于轻的分量而皱了皱眉。
  杰克扭了扭让自己更舒服一点,然后把头埋在威尔的胸前。等威尔踢开房间门,把他放在床上时,杰克已经睡着了。
  安静的Jack看上去顺眼很多,眉目都低垂,颜色鲜艳的嘴唇此时不再喋喋不休。威尔忽然能想象到所有人津津乐道的,年轻时好看的勾魂牵魄的小麻雀船长。
  老实说,杰克并没有老很多,但却不再是少年的意气风发明媚动人。他成熟而美丽,危险却诱人。威尔说不出老麻雀和小麻雀哪个更让人喜欢一点,都像通往死亡的曼陀罗,明知有毒依然忍不住靠近。
  曾经有人说小麻雀是“靠屁股当上船长的”,很显然他没有见识过最强向导的厉害。但如果真的说小麻雀是靠皮囊赢得这一切,也没有人会怀疑。
  毕竟,他真的很好看。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