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铁虫 兵长有关的一切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说的是盾和船

愿意为兵长献出生命的花痴。

[萨杰]War gods and multiflora (8)


(8)

  西班牙的军队开始无往不利。
  他们改变了进攻方式,从一股脑向前冲到现在学会了埋伏,常常出其不意的选择深夜或休整时间进攻。
  自命不凡的不列颠帝国显然没料到,他们口中的“野蛮人”也有心机,显然,被敌人从自己擅长的方面击败是件并不令人愉快的事情。西班牙的士兵们一改傲慢不屑,进步飞速军纪严谨,行动能力快的如有神助。
 即使不列颠拥有雄厚的财资,人力资源和地形优势,那些被“帝国底蕴”的优越感蒙蔽双眼的不列颠军队被西班牙逐个击破。
  春夏一晃既过,落霏缤纷。
  Jack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
  他开始在王宫里四处乱晃,看渐渐凋零的花和愈发泛黄的树叶。Will每日忙于政务,因为战事焦头烂额。国王心情不好就牵连了百官,大臣们心情不好,就让这个王国的中心蒙上一层压抑的雾。Jack某天终于受不了那些侍女和侍从神色和举止都像被人严加看管做错一处就要抽鞭子一样,在所有人“去劝导一下国王吧”的期盼眼神中看上去不那么轻便也不能扭着腰——因为他(该死)的肚子——的跑到了花园,在最深处采了朵红色的花,然后进了国王的大殿
  “最尊敬的国王陛下,”
  Jack像模像样的作势要行礼,虽然因为隆起的小腹而看上去有那么一丝不协调,但好歹表达了他对国王的尊敬,他知道Will最吃这套了。
  果然,在他刚弯下腰的那刻Will就摆了摆手说,
  “Jackie,不要闹了。”
  闻言,不列颠最强大的总将抬起头,他那张据说不会老的脸扯出一个非常标准的Jack Sparrow式笑容,将藏在身后的花拿了出来,
  “亲爱的Will,刚刚我在花园看见了朵花,你知道这是什么么?”
  “ummmm,”
  年轻的国王居然真的盯着他手里那朵烈焰般火红的花认真的思索 ,迟疑着开口,
  “这是……虞美人?或者……”
  国王脸色一变,
  “居然有人敢在皇宫里种植罂粟!”
  看着自家国王耿直的神情,Jack自认为不留痕迹实则非常大意的翻了个白眼。
  “这是荼蘼,亲爱的。”
  国王忽然停止他喋喋不休的嘴,注视着殿下的那只“身怀六甲”仍然不安分的麻雀。Jack维持着他那个虚伪而完美的微笑,毫不畏惧的回视。
  你知道荼蘼么?
  荼蘼开,百花尽
  花至末路,便为荼蘼
  “……”
  “……”
  “…… Jack,你到底想说什么?”
  先开口的果然是Will ,吊人胃口从没输过的Jack笑的挑衅,
  “陛下,你知道的。”
  Will可是Jack一手养大的,在他身边这么多年,Will几乎只要一个眼神就知道Jack下一步要干什么。
  彼时十三岁的将军之子牵着老国王与王后最疼爱的小儿子挑些皇宫里最危险的地方闯,爬树偷鸟蛋再嘴硬心软的放回去,跑到王后那里摸那只慵懒纯白的波斯,跑到池塘喂鱼,挑衅恶犬。跳下河里游泳,并肩坐在草地上看星星,或者在午后躺下来沐浴阳光。
  那是Will最快乐的时光。
  Jack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他用那种近乎“慈爱”的语气说,
  “我要上战场。”
  “不可能。”
  “不行!”
  两道反对的声音同时传出,Will和Jack皆是一愣,转头去看,神色淡漠的Beckett勋爵站在大殿门口。
  Jack在两秒后对Beckett讨好般笑了笑,勋爵没有回应,面无表情的走过,站在他身旁停住。
  “陛下,Sparrow将军身体抱恙,不适合带兵打仗。”
  “抱恙?我亲爱的勋爵,你还真会挑好听的说,”
  Jack捏着花柄笑的灿烂
  “不如直接点,说我一个omega不能上战场。”
  贝克特目不斜视,
  “你怀孕了。”
  “您还真替我着想,”
  Will看见Jack掐断花柄,浅绿色汁液染上他的指甲,
  “您别忘了,那个计时男的计划是谁想出来的。”
  “那不一样,西班牙不会对一个……”
  “不会对一个身份来历不明自称'计时男'还长了张丑脸的omega起疑心?”
  Jack走近了勋爵,Will发现他们差不多高。
  “您别说服自己了,做都做了,有什么不敢承认?”
  Will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他扫了一眼,殿下两个人姿势暧昧,并不打算对刚刚那番模糊不清的话作解释。
  My God!!!
  Jackie到底跟多少人有一腿
  他内心在尖叫,面上却仍然是认真听的表情。
  Beckett毫无反应,抬眸对国王重复了一遍,
  “他不能上战场。”
  “这件事……”
  Will清了清嗓子,说。
  “这个孩子可以不要。”
  Jack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殿内陷入寂静。Will瞪大了眼,贝克特也终于有了表情——皱眉看他。
  “我说的不够清楚么?”
  怀着孕的omega笑的风情万种,Will能看见沙场上那位肆意潇洒的将军。
  “我,可以打掉,这个孩子。”
  “听懂了么?”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