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铁虫 兵长有关的一切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说的是盾和船

愿意为兵长献出生命的花痴。

[萨杰]War gods and multiflora (4)

*本章含微量铁船伊杰

(4)

  国王爱上了计时男。
  所有人都不看好这一对,但任何一位不列颠或者西班牙人都能理解萨拉查——没有一个人能面对最漂亮的Omega而不动心。萨拉查的家族极力反对他想要立一名风尘男子为后,甚至以生命威胁——常见的套路——这让萨拉查头疼不已。
  但Jack对此没什么反应,仍然该笑就笑该吃就吃,朗姆一瓶接着一瓶的喝,全然不像个Omega.因为他那张脸,许多士兵不再与他称兄道弟,偷偷喜欢上这位美人儿的也不在少数,虽然Jack不以为然,但萨拉查为此吃够了醋。
  国王原本单纯而直率的心慢慢被名为“欲望”和“嫉妒”的黑暗腐朽,他恨不得把这只小麻雀折断翅膀再囚禁在精心准备的金丝笼里,他想把每一双看着Jack的眼睛剐下来,每一只碰过Jack的手砍下来。年轻的国王并没有意识到他变态的占有欲,并用另一种形式表现出来。他开始对Jack横眉竖目,挑出哪怕只有一点点的毛病然后冷言冷语,向来受不得一点委屈的Jack居然出乎人意料的忍了下来。对于Jack的平静萨拉查认为这是不重视他的表现——多么的孩子气——,他的脾气慢慢大到连最亲近的副官和家人都暗暗抱怨。原本讨厌Jack的萨拉查的妈妈,年轻时候号称西班牙最美丽的女人Orlando逐渐与Jack亲近,生性热情不拘小节的西班牙人民也接受了他们情事斑斑的王妃。
  Jack收敛了他的翅膀,他有个聪明的脑子,他常常为西班牙军队出一些奇怪的主意让他们赢得轻松,这让他在军队里逐渐有了些名望。萨拉查的暴怒因为Jack而慢慢平复,他们终于像一对甜蜜的恋人般温柔而幸福。
  这样的日子对所有人来说都美好的不真实。
  西班牙攻占了不列颠小半个国家,但它的王室依然只守不攻。胜利的火焰席卷西班牙整个军队,气势高昂的士兵们被蒙蔽了头脑,逐渐相信自己的不可一世。萨拉查察觉到暗暗隐藏的危机却为时已晚,除了惨痛的失败没有什么能给西班牙军队破一头冷水。
  终于。
  一次本必定胜利的战争,当人数远远多于不列颠国的西班牙士兵包围住他们时远程还忽然传来铁蹄阵阵,士兵们错愕的看着凭空出现的不列颠援兵,他们被打的措手不及。
  这是他们第一次失败。
  不列颠国似乎已经觉醒,他们富有名望的总将诺灵顿亲自操兵,率上万军人以迅雷之势夺回属于他们的江山。西班牙节节败退,眼看就要被打回本国,萨拉查万般无奈之下调动守国军的三分之一支援前线。
  与此同时,Jack发现自己怀孕了。
  Jack面色极其难看,怀孕的Omega一切神经将被扩大1-5倍,很不幸的,Jack是第五倍。
  他不打算告诉任何人——除了他可爱的国王。
  Jack在某个月亮很美丽的晚上难得的拿起了笔,被战事烦的焦头烂额的萨拉查回到房间看见Jack在窗前端坐,月光洋洋洒洒铺了他满身,他那只乖乖呆在笼子里的小麻雀在听见响声后回头对他笑,蜜糖色的眼睛里藏着一汪春水。
  Jack把纸折好放在一边后萨拉查刚好走过来。西班牙尊贵的国王附身温柔的吻了吻他美丽的王后,
  “你在写什么,Jackie?”
  “借景抒情,亲爱的。”
  Jack对萨拉查眨了眨眼,月光皎洁,隔着睫毛映入他的眼里。
  萨拉查笑了笑,横抱起他的王后走向床边。Jack因为他的动作僵了僵然后很快的搂住萨拉查,无人注意窗外白鸽扑朔着翅膀飞向远方。
  遥远的不列颠皇宫,年轻的国王坐在床沿脸色阴沉的揉碎信纸,他的愤怒让信息素猛然充斥。床的里侧躺着一位金发碧眼的美人,她对属于Alpha的信息素极为不满的挥了挥手,瞬时两道同样富有攻击性的信息素在无声的对抗。
  “你在发什么疯,我可爱的小国王?”
  美人终于不耐烦坐起身。
  “Jack....”
  国王瞪着地上洒了一地的信纸,然后泄气般把它们捡起来。
  “Jack怎么了?”
  听到小麻雀的名字美人立刻坐起身,心急的问。
  “怀……怀孕了……”
  两个人同时僵住,过了一会儿,国王的寝宫里传出愤怒的吼叫和重物落地的声音。
  天际慢慢泛起鱼肚白,一道骑着骏马的人影悄然离开皇宫,向着西班牙驻扎的军营飞驰。
  站在窗边的Elisabeth面无表情的看着远去的不列颠年轻的国王的背影,手攥紧绣着华美纹路的窗帘。
  

评论(11)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