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铁虫 兵长有关的一切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说的是盾和船

愿意为兵长献出生命的花痴。

[萨杰]War gods and Rose multiflora (2)

(2)

 那位有这足够撩人的香味但没有一张好面孔的Omega被萨拉查顺理成章的带了回去,期间萨拉查找人确认了一下他的身份,就是副官对他说的那位“最美Omega.”
  对此萨拉查不置可否,并请他好好洗了个澡。
  他在期待什么反转,比如他只是脏了点其实有张好看的脸,毕竟那位少年不可能只凭他的信息素就被冠上“最美”或者“最棒的”之类的称号。
  但他在看见少年扭着腰走过来之后不可避免的失望了。
  他的确有一副顶好的身材,长袍下的腰细中带了点男孩子的劲瘦,脖颈纤长。但他的脸上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化了一道,狰狞的疤痕从他因为上挑而显得带了一点诱惑力的左眼角蔓延到下巴,右脸则有块暗红色的痕迹。
  “嗨,我最亲爱的长官,”
  少年对他眨了眨他那双蜜糖色的眼睛,萨拉查严重怀疑会有人溺死在这片充斥着甜蜜与软糯的深海里——前提是,只看眼睛。
  “你可以叫我萨拉查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Jack,Jack Sparrow。”
  萨拉查听到这个名字后眯了眯眼,在他开口之前可爱的Sparrow抢先说,
  “噢,我知道这是那位战神的名字,但你看,显而易见的,我并没有什么攻击力,也不是个高大强壮的Alpha.”Jack轻巧的转了一圈,然后偏着头看向萨拉查,这让他看上去有些可爱。
  “如你所说,”
  萨拉查注视着Jack可以说是惨不忍睹的脸上唯一的优点——他漂亮的眼睛。他出于本能的不信任这位“美丽”的Omega,于是他遵循本能,提剑刺向那位毫无防备的少年。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Jack像是来不及闪躲的愣在原地,瞪着眼睛看向锋利的剑刃。萨拉查急忙收了力道,但那陪伴他多年的长剑仍然不偏不倚的刺入了少年纤瘦的肩膀。Jack尖叫了一声,然后……晕了过去。
  萨拉查连忙伸手搂住即将倒在地上的Jack,看着他流血过多而有些苍白的脸冲出去找军医,并为此而感到头疼。他为自己怀疑一名柔弱的Omega是敌军而感到非常后悔,因为自己莽撞的刺了他一剑而内疚。大概从这里开始,Jack这位并不如其名的“最美丽的Omega”成功的占据了萨拉查内心名为“歉疚”的一部分,并暗暗蔓延,最终紧紧包裹他的全部 。
  很久以后无意想起的Jack为此时萨拉查的温柔而嗤笑,麻雀假惺惺的掉了几滴眼泪自言自语,
  “噢我亲爱的罗密欧,看来你只对丑陋的人温柔 。”
 
  

评论(4)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