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偶尔all虫)
sharlie(偶尔all猹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
常年站在北极圈坚守一方天地
欢迎来找我玩儿

[萨杰]War gods and Rose multiflora (1)

战神与蔷薇
一个背景胡编乱套地理位置胡编乱套的半架空au
人物ooc abo  可能)主要角色死亡
是个大长篇 不写到十万字不停
all杰主萨杰 最近越来越萌萨杰的相爱相杀
生子!怀孕!
Alpha!萨拉查 贝克特 诺灵顿 伊丽莎白 威尔 亨利 巴波萨
Omega!杰克

以下正文

(1)

  西班牙终于向大不列颠发动了进攻。
  由他们英勇善战的国王亲自率兵,不到半个月就已经攻破了不列颠边境所有关卡,崇尚艺术的不列颠皇室尽管有雄厚的军事基础和人力资源也不能轻易战胜以武为尊的西班牙。更何况,在这个紧要关头,他们的总将失踪了。
  讲的兴致勃勃的西班牙士兵丝毫没注意身后的动静,坐在他对面的伙计对他挑挑眉并指了指背后,可怜的士兵还没来得及回头,一巴掌已经准确而有力的拍在他头顶,
  “我操你……将军好。”
  士兵们起身向将军行了礼,萨拉查挥手示意他们坐下,然后说板着脸训斥,
  “看来你们还是训练不够,现在还有心思了解这些东西,等上了战场后朝你脑袋来的就不是一巴掌了。”
  士兵们嬉皮笑脸的讨好着萨拉查,有位年轻的小士兵故作神秘的凑近他们低声说,
  “你们知道,不列颠最大的王牌将军是谁么?”
  萨拉查暗暗翻了个白眼,这是傻子都知道的事情。
  不列颠乃至西欧的第一将,号称战场之花的皇室二王子Jack Sparrow.
  “那将军,你知道他为什么被称为战场之花么?”
  小士兵对他眨了眨眼,被烟熏过的年轻面庞此刻因为八卦而分外兴奋。
  “不知道,为什么?”
  看着他如此兴致勃勃的样子,萨拉查不好意思打破他的积极性,于是随口问了句。
  “因为……他是个Omega,”
  全场寂静。
  “而且,还是个漂亮的Omega.”
  “呃……”
  萨拉查抿了抿唇,然后拍拍自认为说出大秘密的士兵的肩膀,
  “好好训练吧,别想这些不可能的东西。”
  “是真的,将军!”
  小士兵大叫着,
  “我曾经真的闻到了他的信息素!”
  他身边的士兵好心的提醒他,
  “Alpha也有信息素的,再说了,他要是个Omega怎么会这么强?”
  说完人们就散了,独留那位年轻的士兵在原地跳脚,
  “怎么可能有Alpha的信息素……那么好闻!”
  “那是因为你还没分化!”
  人们善意的笑着,小士兵撇了撇嘴,不一会就有人拉着他去干活。他信誓旦旦的保证被人们很快忘记,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强悍而伟大的将军是个Omega.
  正走回军营的萨拉查百无聊赖的扯着自己的头发玩,然后对自己的副官问,
  “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么,Diminish?”
  “将军好。我记得不远处有个小街市,晚上会有……”
  副官皱着眉想了想那个人们告诉他的名词,
  “计……计时男?”
  萨拉查抽了抽嘴角,
  “谢谢,但很显然,我是个直的。”
  副官瞪大了眼睛,
  “噢,伟大而正直的将军,我不相信您能面对岛上最美的男人不动心,更何况那是个罕见的Omega。”
  身为国王也是将军却毫不注重礼节规矩的萨拉查嗤的笑了声,推着副官的后背向前走。
  “好了好了,我尊敬的副官大人,您该睡觉了。”
  副官像模像样的给他鞠了个躬,
  “谢谢您的好意,殿下。”
  看着副官进了房间,萨拉查转身向自己的卧房走去。他走到一半忽然看见远处波光粼粼的小河,于是突发奇想想去河边散散步——说不定还能偶遇到温柔美丽的Omega,产生一场旷世情缘。
  想到这里萨拉查愉快的吹着口哨像河边走,很快他到了这条边境上唯一的河流,河水并没有被战火污染,清澈透明涓涓流向远方,空气是夹杂着泥土味道的清新。
  萨拉查吹着不知名的西班牙曲子在河边散步,然而这平静的氛围被一种香味打破。
  香味?
  萨拉查皱着眉抽着鼻子闻了闻,是的,是一种香味。
  叫不出名字,淡却时时萦绕,闻起来有些的曼丽但又干净的很,好像牵住了你的所有感官,又像一根羽毛轻轻的拂过,挠的人心痒痒。
  这一定是个极为美丽的Omega的信息素。
  在萨拉查寻找信息素的发源地之前,一个冒冒失失的身影就带着那股子香气闯进了他怀里。
  是个并不太高的人,一头长发乱糟糟的披散,头埋在他胸前,看上去有些害怕的发抖却强装镇定。萨拉查偏头看了看他的衣着,不出所料的,一堆破布。
  “嘿你个讨人厌的……长官?”
  后面骂骂咧咧追上来的是个男Alpha,身上刺激的信息素与酒味混杂,让萨拉查皱了皱眉,
  “长官,请把您手中这个该死的婊子交给我,我为他冲撞了您而道歉。”
  “注意礼貌,年轻人。”
  萨拉查口气生硬,
  “还有,这位是我的Omega.”
  埋在他胸前的头终于抬了起来,是一张被泥土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覆盖的脸,左一道右一道的污秽看上去有些惨不忍睹,但一双眼睛却又大又亮。
  他眨了眨眼,欢快的搂住了萨拉查的手臂并对那个醉酒的alpha说,
  “亲爱的,我们结束了。”
  
  
  

评论(5)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