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偶尔all虫)
sharlie(偶尔all猹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
常年站在北极圈坚守一方天地
欢迎来找我玩儿

[萨杰]Best wishes end.

已完结
前文走主页

End

  等萨拉查奔到时杰克早就到了,他的老情人不知所踪,而他正在悬崖边百无聊赖的晃着腿,看的萨拉查提心吊胆,生怕他一不小心掉下去。
  “嘿,萨拉查?”
  杰克回头刚好看见萨拉查小心翼翼的样子,萨拉查想起杰克经常嘲笑他“生来妈妈命”,看来不无道理。
  看着萨拉查愣神的样子——他今天怎么这么奇怪——杰克叹了口气,
  “好吧,我再问一次。”
  萨拉查觉得这句话有点耳熟。
  “阿曼达,我,和你的永生不死,选哪个?”
  萨拉查觉得站在悬崖边的麻雀也有点眼熟。
  “Jack,你先回来,听我说。”
  杰克看着他,真的向前走了两步。
  萨拉查松了口气,他朝杰克的方向慢慢挪动,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不合理,但是杰克,我没办法选择。”
  全场极为寂静。
  终于感到的国王也听到了这句话,他瞪大了眼睛,几次想开口,但最终没有说什么。
  “好吧,亲爱的。”
  杰克向他的方向走来,抱住他并给了他一个的吻,没有任何技巧,只是单纯的嘴唇贴着嘴唇,但萨拉查居然像个青涩的高中生,忘记怎么呼吸。
  在萨拉查觉得自己快喘不不过来气的时候杰克松开了他,并向后走去。
  萨拉查忽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亲爱的萨拉查,”
  杰克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脸,
  “我们完了。”
  小麻雀向后跑去,然后站在了悬崖的最边缘.萨拉查觉得自己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他下意识向前,但杰克对他竖起一根手指,然后脱下不知道哪里拿来的帽子像模像样的鞠了个躬,
  “你们将会记住今天,因为在这一天,”
  萨拉查眼前好像出现了欢迎,两只麻雀就在他眼前。年轻的那个笑着喊他亲爱的,年老的亲了他一口然后那个毫不犹豫的逃走。Jack就在悬崖边上,他却不能移动——因为国王的军队抓住了他。萨拉查不可思议的回头,国王给了他一个淡漠的笑。
  “你猜,我有没有抓住过一只小麻雀?”
  国王对他说。
  Jack的笑容一直挂在他那张漂亮的脸上,没有画上眼线的眼睛干净清秀,
  “你们差点抓住了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
  小麻雀向后仰去,就像很久以前他站在准将府的围栏上,毫不犹豫而完全放心的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了楼下的萨拉查。但这次悬崖下海浪汹涌的拍打着礁石,也没有人再回接住他。
  只有小麻雀,一如既往的放松而无畏,带着面对死亡的决然离开了萨拉查精心准备的金丝笼。
  “Jack!“
  萨拉查嘶吼,
  “放开我!”
  他似乎能听到海面被什么东西拍了一下的声音,那只他追了大半辈子的麻雀终于完美的逃脱。
  远处,飞翔荷兰人号破水而出。
  海之女神最终接受了漂泊的灵魂,天际再无绿光闪起,海域奏起护送亡灵的乐章。
  他恍然看见了年轻的麻雀甩着罗盘对他笑,转眼间那位不再风华正茂的老麻雀扭着腰向他走来,嫌弃的戳了戳他的脸,
  “好久不见,你被炸掉的那半个脑子没长回来?”
  “J...ack?”
  萨拉查挣脱着士兵,国王看着萨拉查,叹了口气。
  “放开他吧。”
  士兵们犹豫的松开了看上去魔怔了的萨拉查,解除束缚后萨拉查愣愣的向前走。
  “你连我都不认识了?”
  老麻雀对他风骚的笑。
  萨拉查走到悬崖边还浑然不知,他对就在眼前的伸出了手。
  砰。
  国王看着跳了下去的萨拉查,扯出一个笑。
  “看到了么,动情的人,下场就是这样的。”
  “可是,您为什么哭了?”
  “有么?”
  国王摸了摸脸,看着指尖的水痕发怔
  海风吹过,脸上一片冰凉。
  国王想起了许多年前有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受了重伤小海盗闯进了他的房间,满身鲜血染红铺在地上的昂贵的羊绒,那人还对他笑。
  他当年就想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但年少的国王还是收留了唧唧喳喳的小麻雀。
  都是他太烦了,我不能放他去祸害百姓们。
  小国王想。
  可后来养好伤的麻雀给了他一个吻后毫不留情的飞走,再也没出现,除了在悬赏令上。
  而这么多年后麻雀忽然又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用与当年相同的一张脸对他笑。
  “国王,好久不见。”
  



  

评论(10)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