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偶尔all虫)
sharlie(偶尔all猹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
常年站在北极圈坚守一方天地
欢迎来找我玩儿

[萨杰]Best wishes 终章—上

昨天就码好了居然……忘记发了!!(啊啊啊抓狂
本章微量铁船慎入
其实 你们可以把国王想的好一点(暗戳戳

  等萨拉查再醒来时他已经在为他准备的房间里的床上,窗子大开,身边的枕头被吹进来的海风挂的冰冷。萨拉查眯着眼起床,外面翻起浓浓的黑雾,滚在天际,却异常平静。
  “萨拉查先生,需要我为您准备洗漱么。”
  女佣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萨拉查一跳,他暗暗戒备着自己的松懈并微笑着转身,
  “谢谢你,亲爱的。”
  受过严格培训的女佣对他行了一个恰到好处的礼。在她准备离开时,萨拉查忽然想起什么,
  “噢,亲爱的,你有没有看见Ja....Lanka小姐?”
  女佣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儿,并恭敬的回答,
  “Lanka小姐正在与国王陛下共进早餐。”
  “什么时候,请问?”
  与此同时,窗被风挂了一下,发出巨大的响声。萨拉查忽然有了种不好的感觉。
  “大概……三十分钟之前,先生。”
  “噢,我知道了,谢谢你。”
  聪明的女佣识相的走出去并关上了门 ,萨拉查在穿戴好衣服后无意识的渡步,开始思索国王在晚宴结束后的话。
  “亲爱的萨拉查,”
  国王优雅的擦了擦手,漫不经心的说,
  “你可以考虑实行你的计划了,不然,我们的麻雀将要掏出笼子。那么你知道的,我的耐心一向不是很好。”
  “国王陛下,我想我不是很懂您的意思。”
  “噢,那么我直白一下告诉你,亲爱的。”
  受万人敬仰的西班牙之王看着萨拉查笑了笑,餐布下的手不易察觉的握紧了餐椅的扶手。
  “据可靠消息,飞翔荷兰人号正在靠近我们的海域。而这个月的17日,也就是三天后,正好距离飞翔荷兰人上一次靠岸十年。”
  国王的眼神让萨拉查想起某种冷血动物,仅仅是看着你就能预测到危险。
  但他现在无暇顾及这些。
  “等一下……您说的是……”
  他听见自己问,
  “飞翔荷兰人号?”
  “是的,飞翔荷兰人号,你认识的那个,”
  国王对他称得上和蔼的笑笑,
  “就是杰克的老相好做船长的那个。”
  轰。
  雷鸣打破了萨拉查的回忆。外面开始下起大雨,像倾盆一般霹雳啪啦打着地面和屋顶,萨拉查大梦初醒般抓起外套夺门而出。
  雨下的极大,但萨拉查仿佛没感受般将外套蒙在头顶,在雨中狂奔向国王的殿宇,仿佛晚一点,他的麻雀就会被永远的囚禁,与他分离。
  皇宫的大门为他打开。
  “嘿,萨拉查?”
  正在与国王笑着说什么的杰克看到浑身湿透的萨拉查吓了一跳,立刻放下手中的银质餐具跑向了愣在原地的萨拉查。
  “你怎么了 亲爱的?”
  杰克掏出了手帕试图去擦萨拉查头发上的水珠,但很快细腻的丝绸被打湿,萨拉查却依然向刚从水里捞出来的幽灵。
  “我……没事。”
  萨拉查温柔的把小麻雀拉开,
  “你先回去吧,我与国王有一些事情要商量。”
  “Salazar!”
  杰克不赞同的皱起了眉,他想继续嘟囔什么,但萨拉查用一个吻堵住小麻雀喋喋不休的嘴。
  这让他瞪大了眼睛,也让国王对他们挑了挑眉。
  “老流氓!”
  脸红了的小麻雀急急忙忙的向国王行了个礼,瞪了萨拉查一眼后蹦蹦跳跳的跑了。
  “他很可爱,不是么。”
  萨拉查愣了一下才发现国王在问他,
  “是的,尊敬的国王。”
  国王伸手将餐具摆弄整齐,萨拉查低头瞥了瞥,被那上面镶嵌的红宝石晃了晃眼。
  “你知道刚刚杰克跟我谈了些什么?”
  半响,国王忽然开口。
  “愿闻其详,尊敬的国王。”
  萨拉查向国王鞠了个正统标准的躬,弯腰的那瞬间他忽然想到第一次见面时年轻的小麻雀嘻对他敬了个礼并抛给他一个足够撩人的眨眼 ,也就是那时,风光一世的西班牙海军总将爱上了海盗王。
  “他告诉我一个叫威尔或者威廉的笨拙的铁匠和他的故事。”
  国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纯情的小铁匠爱上了风情万种的老海盗,噢,多么美丽的爱情故事。值得一提的是,你知道么,亲爱的萨拉查, ”
  他用力握住了银质餐刀的刀刃,并不锋利的缺口在他手上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口子,这让萨拉查怔了怔
  “飞翔荷兰人号的船长,原来也可以死亡。”
  国王漫不经心的擦了擦流淌的血液,鲜红染在洁白的手帕上,亮的刺眼 。
  “你是想失去你的麻雀,还是想成为亡灵船永远的船长?”
  他终于看向了萨拉查,明明是笑着的,眼神却阴冷的可怕,像那条被捂暖的蛇,毫不犹豫的张口咬向农夫的脖颈。
  “把杰克随便安一个罪名关起来,然后带上最精良的海军跟飞翔荷兰人号打一架,萨拉查上将。”
  萨拉查忽然觉得头痛的厉害,他愣愣的站在那里不说话,于是国王当他默认。尊贵的国王亲自牵起萨拉查的手走向大门,佣人们为他们撑起华贵的洋伞,萨拉查看向外面,他只听得到雨珠打在地上的霹雳啪啦的声音。当他们走到门口时国王拉着他的手敲了敲门,然后优雅的放开站在后面。
  “亲爱的上将,接下来该你做了。”
  “嗨,萨拉查……和国王陛下?”
  杰克迅速的行了个礼,然后扑到萨拉查身上,丝毫不介意雨水打湿他的衣服。
  “愣在门口干什么,快换身衣服,国王陛下您也要进来坐坐么?”
  萨拉查看着装傻的麻雀,那张似乎永远笑着的脸白皙而光滑,纯洁又有着罪孽的美丽。
  “不了美丽的Lanka小姐,但萨拉查上将好像有些话想对你说?”
  杰克闻言看向萨拉查眨了眨眼,蜜糖般的眸子荡漾着笑意。
  “噢,陛下,他是个木头脑袋,说出来的话没有一句是好听的。”
  萨拉查沉默的看着杰克,他在想一个合理的理由让杰克乖乖待在房间里而不是监牢里。大概他想了太久,让场面诡异的安静,连杰克都放开了他站在一边。
  “怎么了亲爱的?”
  “Jack,我是说,Lanka夫人,”
  萨拉查听见自己这样对杰克说,他没有看见国王唇边的冷笑,也没有看见Jack忽然暗了一下的眼睛,
  “勾通女佣,欺下辱上,污辱皇室,罚禁闭 一个月,在房间里不可出行。”
  Jack眨了眨眼,
  “What?”
  国王站在萨拉查身后笑了笑,
  “还有呢,上将?”
  萨拉查心揪了起来,他愣在原地,国王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
  “飞翔荷兰人号公然进攻皇家海军,由萨拉查上将带领精良海军,围攻海盗。”
  杰克本来就大眼睛瞪得更大,以至于让他的表情有点扭曲。他手指颤抖了一下,但很快镇定下来。
  “您说什么,国王?”
  显然麻雀并不是没听到,但国王宽容的重复了一遍。
  “噢,您大概是没有听说,飞翔荷兰人号是不死的。”
  国王对杰克耐心的解释,
  “但他的船长可以替换。”
  一瞬间小麻雀变了脸色,杰克看向萨拉查,他的音线有点不稳
  “他说的是真的么,萨拉查。”
  不是疑问句。
  “是的。”
  萨拉查听到自己回答。
  小麻雀给了他们一个笑容,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
  他跑到窗边,站在栏杆上背对着他们。
  “Jack!”
  先喊出声的不是萨拉查而是国王,萨拉查回头看了国王一眼,总是冷静的陛下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裂痕。
  “放心吧甜心,我是不会死的。”
  杰克回头对他们翻了个白眼,然后跳了下去。
  萨拉查立刻冲到围栏边,楼下麻雀被一个身穿船长装戴着头巾的男人横抱住,抬头给了他一个微笑。
  “亲爱的,海边见!”
  
  

评论(9)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