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铁虫 兵长有关的一切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说的是盾和船

愿意为兵长献出生命的花痴。

[萨杰] Best wishes (13) 肉汤慎入

失败的开车……
快要结局了!(兴奋)

(13)

晚宴上国王邀请了西班牙所有叫的上名号的贵族。
  萨拉查甚至能认出一些他年少的玩伴,曾经与他一起穿梭在各个小巷的,奔跑在泥石路上的,偷偷看女孩子裙底的,在宴会上穿着正统的礼服暗暗捣乱的……
  岁月格外厚待这片土地,他们依旧英俊潇洒,却再也没了从前的洒脱。
  “为萨拉查军官,为可爱的Lanka小姐举杯。”
  Jack——或者“Lanka”小姐温柔的(虚伪的)抿唇笑,并矜持的端起杯子向人们示意。
  坐在他身边的萨拉查本应为此而说一些诸如“美丽的Lanka小姐您愿意赐我一个吻么”之类的话逗Jack开心,但他并没有做出任何别的举动,神色庄重的让Jack忍不住看了他好几眼。
  “萨拉查!”
  在他借口去洗手间的路上Jack的声音传来——不出所料——萨拉查无奈的回了头,看见Jack正提着粉色的裙摆跑来,高跟鞋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梳得整齐的长发因为跑动而微微散开,随着动作摇晃。
  “怎么了,Jack?”
  在Jack跑到他面前的时候萨拉查帮他把翘起的鬓发别在了耳后。小麻雀摇了摇头,试图把手甩开并用他特意伪装的尖细的生硬叫道,
  “嘿,你不要假装什么都没有!我可看出来了,你跟那个老头子,”
  说到一半杰克抬头用水灵灵的蜜糖色眼睛瞪着他,这让萨拉查心里好像被什么轻轻地挠了一下,
  “肯定有什么阴谋!”
  杰克在想要继续说什么的时候发现萨拉查只是温柔的笑着看着他,胆大包天的小麻雀忽然红了一下脸,不自然的捋了捋被萨拉查别在耳后的棕发,然后虚张声势着,
  “你不要以为盯着我看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了!”
  “不,当然。”
  萨拉查的语气温柔的让他自己都掉了一地鸡皮疙瘩,但小麻雀成功的停了下来,于是他伸出手,
  “你知道的,我无论什么都会告诉你,”
  Jack看见萨拉查眼里的温柔,包容与坚定,
  “因为你是我的一切。”
  萨拉查这时把愣住的小麻雀抱住,很轻也很温柔的亲了他一下——像青涩的少年对待他的梦中情人。这个吻让杰克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比如说朗姆酒和月光之夜,孤岛里的千金大小姐什么的。
  在杰克愣神的时候萨拉查把他抱到了一个房间,等他清醒回来,他发现他已经被拐进一个漆黑的房间,他花了很久适应黑暗——只有窗外撒进来的点点月光能让他不至于伸手不见拇指——这期间萨拉查已经把他的衣服(就是这该死的勒死人的礼服)脱的干净,然后吻了吻他的眼睛,
  “如果你不想要,我可以停下来。”
  杰克翻了个白眼,
  “萨拉查,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纯洁?”
开车部分走链接:https://m.weibo.cn/5738260731/4121125774969634

评论(18)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