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铁虫 兵长有关的一切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说的是盾和船

愿意为兵长献出生命的花痴。

[萨杰]Best wishes (13)

BW也快完结了,
感谢评论和红心的小天使们~
这篇完结开哨向的Best One
小期待)是篇Nc17哦~
以上
祝食用鱼块啦

以下正文

  西班牙皇室出乎意料的没有下令把他们抓起来关在牢房或者上绞刑架什么的,本来已经准备好一场硬战的船员们被莫名其妙的带到了酒馆畅饮,身为船长的将Jack和大副萨拉查被国王邀请到皇宫。
  西班牙依然是几十年前萨拉查还是位贵族子弟的样子。
  街角随处可见妩媚的女人与清秀的少年们对来往的行人勾人的眨眼,太阳神毫不吝啬的洒下阳光,灿烂而热烈,被烤瓷的大地腾起薄薄烟雾,使这座富丽堂皇的国度如梦似幻。
  他们被引领到皇宫,国王高坐在王座上,岁月优待这位年少登王的男人,只有两鬓微微斑白的头发能体现时光刻在他身上的痕迹。
  国王微笑着示意他们不用多礼,并遣散了佣人与侍卫们,在对萨拉查客套寒暄后忽然愣了一下。
  萨拉查抬头,发现国王的目光盯着他身边的小麻雀。
  年老的大副没由来的心惊:不曾泄漏过情绪的,老谋深算的西班牙之王竟对一位少年海盗露出夹杂某种含义的眼神——是疑惑的,因疑惑而询问,猜测着,思考着。
  他旁边的少年微笑着眨了眨眼——并没有让萨拉查看见。
  让他放心的,国王很快收回了目光,并请他们同用晚宴。萨拉查满含疑惑,但杰克却很快接受了,抛给他一个“我要出去玩了你自己应付这个老国王吧”的眼神,然后对国王鞠了个极不标准的躬:
  “伟大的西班牙国王陛下,您忠诚的子民杰克……萨拉查向您请求离开的愿望,”
  国王对杰克慈爱的笑,
  “去吧,我可爱的萨拉查。”
  萨拉查听到自己的姓的时候微不可见的翻了个白眼。
  杰克摇摇晃晃——其实他是扭着腰的,但介于他太年轻而难以扭出当年的风采,所以姑且说是摇晃——地跑了出去。
  “现在,”
  在萨拉查还看着小麻雀背影的时候,国王开口了。
  “亲爱的前任海军一等军官,萨拉查,”
  国王的语气全然没有之前的温柔与客气,依旧是礼貌的语调,却让萨拉查警戒起来,
  “现在,我们来谈谈那位大名鼎鼎的加勒比海盗王,”
  萨拉查觉得心忽然砸下去一下,紧接着国王说出了那个他熟悉的名字,
  “Jack Sparrow.”
  “尊敬的国王,Jack Sparrow已经死亡了,我想您知道的。”
  “不不不,亲爱的,”
  国王黑色的眼睛盯着萨拉查,像狼盯上了猎物,
  “我想我们都清楚,刚刚走出去那位美丽的少年,就是所有港口贴着的悬赏令上,最值钱的海盗。”
  国王摸了摸他光滑的下巴,似笑非笑,
  “听说不列颠帝国悬赏十万金币买他的人头,你说,他值不值这个价钱?”
  萨拉查觉得自己后背血液都快凝固了,但他可不是任人逮捕的小绵羊。
  他挺直了身板并摇了摇脖子,
  “噢,国王陛下,我的意思是,”
  人人惧怕的海上屠夫撕破他平静的面具,露出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Jack Sparrow,可不止这些价钱。”
  国王对他缓慢的眨了眨眼,然后走下了王位,一步一步平稳而坚定,永夜颜色的眸看着萨拉查,身为一国之君的气势终于显威,
  “把那只麻雀交给我,或者与整个西欧作对。”
  萨拉查的手指猛然握紧,指甲深深嵌在手心最柔软的肉里,力道大的让鲜血流出,但他丝毫不觉疼痛。
  国王在萨拉查不到一米前停下,丝毫不收敛他压人的气魄。萨拉查死盯着国王,强大的气压与国王不相上下。没有人敢走近两人,仿佛草原上两头狮王即将决斗。
  萨拉查忽然露出一个微笑,礼貌而恭敬,同时夹杂一点仿佛什么都不看重的轻蔑。他稍稍后退两步,然后对国王鞠了个优雅的躬,
  “如您所愿,尊敬的王。”
  
  

评论(8)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