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偶尔all虫)
sharlie(偶尔all猹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
常年站在北极圈坚守一方天地
欢迎来找我玩儿

[萨杰] 浮生三梦 (一发完,皇室au)

是一篇一言难尽的au
原梗是土耳其皇室,
萨杰隐伊杰。
一发完,慎入。
是个刀

以下正文

(1)

  “What's your name?”
  是谁在问我?
  她听不清那个问题,模模糊糊的听清了'name',大概是在问名字。
  “I'm....... ”
  我叫什么?
  她的头很痛,仿佛有粘稠的液体顺着额头滑落到下巴上,这让她伸出手指摸了摸,一片黏腻。
  有人粗暴的拍了拍她的脸——很痛。她哼了一声,这让四周的人爆出一阵大笑
  他们在笑什么?
  我……是谁。
  人群忽然安静,她忽然听到了什么敲打地面的声音——是鞋子,一定是上好的,只有贵族可以穿戴的鞋子。
  她费力的睁开眼睛,她只能看见一双很小的男式的宫廷鞋。她的睫毛被血污覆盖,鼻间的铁锈味呛得她喘不过来气。
  那人蹲下,身上好闻的香味让她忍不住想靠近。
  那人用触感极好的手帕很轻很轻的擦掉她脸上的血,四周的人们忍不住开口,
  “Lord,您不必亲自……”
  “Shut up,please.”
  勋爵的声音本是极好听的,现在却冷淡而疏离。
  “我想你应该知道该如何对待一位美丽的女士。”
  她的头很痛,涨得让她无法思考。
  美丽的……女士么?
  “What's your name,lady?”
  “I'm....Elly.”
  “Right.”
  “From now on, your name is Elisabath.”
  勋爵起身后顿了顿,
  “Elisabath  Sparrow.”
  脚步声渐远,Elisabath终于能睁开眼。
  “您的名字是什么……勋爵?”
  “Jack.”
  有人将她付了起来。
  繁丽的水晶灯下,Jack的背影笔挺纤瘦,一头与众不同的棕发有着海涛般的弧度。
  Jack Sparrow,不列颠帝国历史上颠倒众生的第一勋爵和商人。
  Elisabath Sparrow,Salazar大帝最宠爱的夫人,Jack Sparrow唯一的妹妹。
  

(2)
  
  
  Elizabeth就此住在不列颠帝国最大的商人,也是权力滔天的勋爵Jack Sparrow的府邸。
  Jack为她安排一切,读书写字,弹琴绘画到礼仪姿态。所有贵族小姐需要学习的东西Elizabeth一切不差的学了下来,并越发优雅得体。她对这些学起来毫不费力,甚至如鱼得水,出落成让人惊叹的美丽的大家闺秀。从那年她七岁失去一切记忆进了府,到如今十七岁初长成,一切都像一场梦。
  白喣过隙,她在缓慢愉悦的生活里慢慢长大。但她很少看见庄园的主人 ,那位收养了她的勋爵。
  有着温暖阳光的午后,Jack少见的回了庄园,并与她在花园里共进下午茶。勋爵优雅的为她倒了一杯红茶,Elizabeth怔怔的看着他黑曜石般潋滟水光的眼睛,
  “勋爵大人……”
  “Jack,”
  勋爵将瓷杯递给她,
  “我是你的哥哥,亲爱的。”
  说完Jack端起杯子,对她眨了眨眼,温柔一笑。
  没有人能抵御Jack的魅力。
  Elisabath被人们夸赞美貌,但她知道,她眼前的一举一动都极尽优雅的“Brother”才称得上不列颠最美丽的人。
  Elizabeth从仆人那里听来过Jack的故事。
  勋爵从前是女王最宠爱的小儿子,不列颠帝国最尊贵的小王子。从小生活在温室里快乐而无忧无虑的长大,不谙世事。他只有一个哥哥,就是从前的将军统领,如今的王,Salazar。
  Jack非常喜欢大他四岁的哥哥,粘着他从宫内到宫外,成了萨拉查寻欢的挡箭牌。
  萨拉查从前对Jack只有冷漠,厌倦他的幼稚嫉妒他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很快Jack长大,出落的越发美丽,到了17岁,已经好看的惊动了整个西欧大陆。
  那时Jack就长了张精致如水晶人一般的脸,纯粹的黑眸棕发像极他们的父亲,纤细的有些赢弱的身子,长而卷的棕发披散开就像世界上最好的画布。
  看的萨拉查心痒痒。
  西欧大陆最好看的一位少年天天在你眼前晃,还会凑到你怀里问你“新进来的香水好不好闻”,是个人都会有反应。
  萨拉查当然是个人,还是个年轻气盛的男人。
  他天生放荡不羁,想得到什么就会下狠手,面对越发美丽的他的弟弟,不列颠帝国的小王子,萨拉查选择遵循本心。
  女王发觉到不对,但为时已晚。
  一个雷电交杂的夜晚,不列颠帝国的大王子将还未成人的小王子睡了,还是强的。
  传出去是奇耻大辱,但女王当年的愤怒让整个西欧蒙上乌云。
  后来,不列颠帝国美的像温室里的玫瑰一般的小王子失踪。
  后来,最不被看好的萨拉查继承了皇位。
  后来,加勒比海域多了个风情万种的海盗,据说他美的颠倒众生,所有见过他的人都会被迷住。
  后来,萨拉查大帝歼灭了所有海盗。
  再后来,失踪多年的小王子回来成了勋爵,与东印度公司做起生意。
  第一次听闻的Elizabeth定然不信,但后来也慢慢的信了。
  没有什么理由,大概是因为Jack的脸和铁定的身世。
  没有人能面对他而不动心。

(3)

  很快到了Elizabeth的成人礼。
  那天勋爵从遥远的东方赶了回来,送给她全世界最为华美的裙子。
  那是件极尽繁丽也极尽美丽的裙子,镶嵌价值连城的钻石与珠宝,蔚蓝的颜色像是加勒比的海浪。
  Elizabeth穿上那件裙子,金发碧眼,美的像公主。
  Jack望着她温柔的笑,他说,
  “Beth,我要送你一件礼物,也要送萨拉查王一件礼物。”
  第二天,Elizabeth被送入皇宫,成为勋爵献给大帝的夫人。
  她永远忘不了Jack在王宫里的样子,一颦一笑极尽妩媚,永不沾染纤尘的衬衫白的刺痛她的眼,袖口华丽的珍珠配饰在光的照应下明晃晃的让她有一瞬眩晕。
  “尊敬的王,您忠诚的勋爵Jack Sparrow献上您的礼物。”
  Jack笑的美丽而张扬,Elizabeth看见王握紧王座的手太过用力而泛白。
  “多谢。”
  从此Elisabath成了王的夫人,Jack则继续游山玩水做他的潇洒勋爵。
  Elisabath恨他入骨,恨他给了自己快乐又狠狠剥夺,恨他对她那么好却永远不会爱上她,恨他把她献给了王,恨他似乎从来不会对哪个人上心。
  Elizabeth以为自己会一直恨下去的,她抱着让Jack后悔的内心成为萨拉查最爱的夫人,不列颠帝国的皇后。Jack再也没有出现在不列颠帝国,Elizabeth观察着他的所有踪迹,听说他让多少个女人和男人神魂颠倒,听说他爱上了谁或者招惹了谁,她知晓他的喜怒哀乐,也永远不能参与其中。
  Elizabeth越发优雅高贵,越发像一位真正的王后,萨拉查经常看着她出神。
  萨拉查在想谁,Elisabath从来没在意过。她拉拢着大臣,亲自做慈善,鼓舞人民。她看着自己的权力越来越大,而萨拉查对此从未理睬。
  直到她成了不列颠的女王,她都以为自己恨着Jack。
  她在加冕仪式的前一天去看了曾经的王,萨拉查微笑着看着她,神色平静。
  “谢谢你亲爱的,”
  萨拉查很艰难的开口——噢,她都忘了,萨拉查已经病重,很快就会逝去。
  “如果你是说接替你掌管国家,那么,不用谢,亲爱的。”
  “不,”
  萨拉查平静的望了伊丽莎白最后一眼,
  “谢谢你,让我能够去与小麻雀重逢。”
  伊丽莎白猛的一惊,在她冲上去之前,萨拉查已经闭上了眼——永远的。
  她忽然想起,已经有很久没有听到Jack的消息。而时隔几年之前最后一个消息是“断开了连接”。
  年轻的女王瘫倒在床边的地上,床上不列颠国最伟大的国王永远的沉睡。
  她忘了,所有人都会死去。
  Jack在生命的最后给了她一个安稳。
  
 
  
  
  
 ————————————温庄125
如果有兴趣的话可能会细化写个大长篇或者番外,真的很想写禁欲美貌冷淡Jackx鬼畜深情Salazar
食用鱼块~

评论(8)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