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铁虫 兵长有关的一切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说的是盾和船

愿意为兵长献出生命的花痴。

[加勒比海盗] Best wishes (10)

这章憋了好久
写不出想要的感觉 太太们喜欢梗可以自行拿走~注明一下就好了
下章开始你们心心念念的(!!)了!
诶嘿 很带感噢

(10)

  诺灵顿的人生面临过四次的重大的选择,其中跟Jack有关的就有三次。他并不知道那位美貌年轻的少年就是让他想念了一生的小麻雀——毕竟不是谁都是贝克特勋爵。
  他还年轻的时候在升官加爵和挚爱中选择过一次,他选错了,上天惩罚他记挂那位唧唧喳喳,风情万种而深爱他的麻雀记挂了整个下半辈子。如果可以重来……
  但那位少年并不是他的麻雀,更何况筹码是伊丽莎白。哪怕做一万次选择,诺灵顿会做一万次同样的决定——
  杰克推开房门后看到的是他的准将,以及身后战列整齐的士兵们。
  小麻雀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他仍然不死心地问了一句,
  “嘿亲爱的,你是要带人参加派对么?”
  准将对他笑了笑——刻板正直,礼貌而公式化,一如当年,一如既往。
  “噢,不过这个派对不包括你,亲爱的女士。”
  好吧。
  杰克自嘲地扯了扯嘴角,他的准将又一次抛弃了他——坚决而果断。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光滑柔嫩,说不定还留着红痕。
  杰克转身走向了阳台,这让士兵们向前,但准将伸手拦下了他们,自己慢慢靠近。
  很快,杰克移动到了阳台边上,身后抵着围栏——精致的木雕与镶嵌上去的金边,杰克熟悉这里的每一个花纹,准将是个怀旧的人,这让他想起了过往。
  杰克向下瞥了一眼,贝克特正看着天边,目光专注的让他也忍不住顺着贝克特的目光看去——天际泛红,云大朵大朵的翻滚。贝克特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对他微微一笑,杰克也回以非常“Captain Jack Sparrow”的露出几颗小小虎牙的笑容。
  然后他回头看了诺灵顿和他身后的将士们一眼,并跳上了围栏。
  诺灵顿一惊,下意识要冲上去,杰克立刻对他比了个“no”。楼下的勋爵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冲上了楼。
  “well,亲爱的准将,”
  诺灵顿看到那位好看的像花一样的少年穿着他的白衬衫,赤足站在狭窄的围栏上,好像下一秒就会掉下去。
  “我再问你一次,”
  杰克直视着诺灵顿蓝色的眼睛,他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加勒比波涛汹涌的海面,
  “我,或者你的伊丽莎白。”
  他向诺灵顿身后笑了一下,准将回头看见神色匆忙而慌乱的勋爵怔怔的站在门口。
  贝克特觉得自己快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他颤抖的对准将大吼,
  “我收回我的成命!”
  聪明如小麻雀,知麻雀者如贝克特。
  杰克平静的看着他们两个,那张脸跟刚刚加入他公司的一只麻雀一样,美丽而诱惑。
  “我选……”
  诺灵顿迟疑了。
  他在少年的脸上看到了那位船长的影子,但他不敢下决心。
  “好吧,”
  杰克无所谓的笑了笑——这让贝克特心揪了起来——,然后伸出兰花指,
  “你们将记住这天,因为今天,你们差点抓住了,”
  麻雀晃了两下,然后扯了扯没有任何配饰的长发,
  “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
  小麻雀向后仰倒,以他玩世不恭而撕心裂肺的方式离开贝克特和诺灵顿的视线。
  贝克特在他倒的那一刻就冲过去——但他晚了一步,只摸到白衬衫最后一片光滑的衣角。他的小船员和小情人,老对头和老朋友,爱了一辈子斗了一辈子的Jack Sparrow,向他所有做过的梦一样,在他面前跳下围栏。
  诺灵顿在他身后怔怔的看着围栏上杰克踩过的地方,他忽然想起少年的声音有多么熟悉,眼角的弧度嘴唇的柔软甚至腰身的纤细都与他记忆里的旧人慢慢重叠。
  准将的膝盖支撑不住他的腿,砰的跪在木板上。
  他又一次背叛了Jack.
  楼下黑影一闪而过。
  “Catch you,Sparrow.”
  

评论(21)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