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偶尔all虫)
sharlie(偶尔all猹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
常年站在北极圈坚守一方天地
欢迎来找我玩儿

[加勒比海盗]Best wishes


(7)

  这实在太出格了。
  杰克手撑着冰凉的镜子,身后准将激烈的顶撞让他不断与玻璃接触。镜子里他年轻的脸上浮现出的表情是羞涩和沉浸在欲望中的迷茫——这太恶心了,杰克打了个颤。
  这种词只适合纯洁美丽的少女,并不应该用在老奸巨猾,四处留情的老海盗身上。
  噢,现在是小海盗。
  准将在他说出那句话后热情的不可思议,甚至连他的衣服都没脱,润滑也只是草草了事。他对杰克是个男人都没表现出什么惊讶,仅仅挑了下眉。
  “你不应该愣神,”
  诺灵顿温柔的吻了吻杰克的后颈,这让杰克撇撇嘴,
  “噢,是的,亲爱的绅士。但如果你动作稍微小那么一点,可能你会更像一个绅士。”
  话说完,准将的动作又激烈了那么一点,狠狠的撞上杰克体内某个点,这成功的让小麻雀闭了嘴,杰克回头瞪了他一眼,但泛着泪光的、小麻雀水灵灵的眼睛只能让诺灵顿觉得自己更硬了。杰克立即捂住嘴,不让声音传出去。
  镜中小麻雀那张极为白皙干净的脸被欲望染红,黑宝石般闪亮的眼睛也铺盖了层水光。他身上还穿着贝克特亲手为他定制的蓝色礼服,而手上那枚戒指早就不知道掉到了哪里。
  杰克忽然想起贝克特永远淡漠而冷静的,冰绿色的眼睛。他似乎总是微笑着看他,而也总会包容他的错误。
  一向放荡不羁,自谓不被感情所囚禁的海盗王,对贝克特忽然有了愧疚。
  诺灵顿和杰克同时射了出来,浊白的黏稠液体滴滴答答喷洒在镜子上,小麻雀任诺灵顿把他轻放在沙发上,眯着眼看他爱了很久的老情人收拾这一切。困意逐渐袭来,再迷蒙中小麻雀嘀咕了一声,
  “还是太年轻。”
  等到诺灵顿穿好了他的衣服,杰克已经睡了过去。四仰八叉的姿势让他想起某位同样浪荡也同样足够勾魂牵魄的某人。诺灵顿愣着看了他一会儿,做了个决定。
  月光洒满后庭,一个高大的身影一闪而过。仔细看,他怀中还抱着什么人。
  

评论(13)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