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铁虫 兵长有关的一切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说的是盾和船

愿意为兵长献出生命的花痴。

[加勒比海盗]Best wishes 5

修罗场的前夕。

(5)

  这看起来可不怎么好。
  杰克忍了半天才管住自己不安份的手,礼服紧紧的裹在他身上,这几乎让他不能呼吸,杰克觉得这比被萨拉查抓住更让人难以接受——我的挚爱卡吕普索,请把我带走。
  尽管如此,伟大的海盗王仍然让自己一举一动都像个真正的淑女,无论是举手投足还是微笑的弧度,甚至连接受贝克特将他扶下马车的绅士举动时都表现出刚刚好的矜持与优雅。
  也许他天生适合做只金丝雀。
  贝克特想。
  小麻雀收敛了他的张扬,乖顺的像贵妇席上的波斯猫,半阖着足够勾魂夺魄的异色双眸。
  “谢谢您,尊敬的勋爵大人。”
  贝克特充满绅士风度的微微鞠躬,
  “为您这样美丽的女士服务是我的荣幸。”
  华丽的大门为他们缓缓开启。
  贝克特牵着杰克的手走向人群,立刻有认识他的人向前与他攀谈,贝克特微笑着轻轻把手放在杰克的腰间,用不大却能让人听清的声音说,
  “这是我的女伴,伊丽莎白。”
  杰克在内心翻了个白眼——难道英国所有女人都叫这个名字?
  但小麻雀还是维持住他的优雅,微微点头向看来的人们示意。
  “贝克特勋爵,伊丽莎白的美貌令我们黯然失色。”
  公爵夫人举着把蕾丝扇子说,她的话显然令贝克特十分受用,勋爵弯腰吻了吻贵妇人保养得当的手,并夸赞了她的美貌。
  这显然是句客套话——无论是贝克特说的还是公爵夫人说的,因为他们都清楚,号称“天下无双”的不列颠国小公主殿下也将参加这个宴席,据说,没有人会面对小公主的脸而不心动——也许有夸大,但那位尊贵的公主殿下的美丽也由此得见。
  贝克特在对杰克示意后走向舞会的中心,杰克端着矜持的步子慢慢靠近边上的绒背沙发——他怀疑他的脚都快被那该死的水晶鞋磨破!
  心烦意乱的小麻雀没有发现,舞会的中心有一道目光正盯着他,湛蓝的眼睛里闪着某种光芒。
  “尊贵的伊丽莎白小姐,您可否与我一舞?”
  刚刚坐下的杰克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但海盗的机敏让他想起对方在叫他。
  一只有着薄薄茧子的手在他眼前,顺着洁白的衬衫和海蓝色制服望上去,杰克一句“当然”还没说完,就愣在了那里。
  那是张他太过熟悉的脸。英俊如天神般的五官,湛蓝的双眸,礼貌而夹杂了一点探究的微笑。
  杰克的内心在尖叫!
  诺灵顿!
  那个该死的准将!
  
  
  

评论(9)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