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庄125

all船all盾 贱虫(偶尔all虫)
sharlie(偶尔all猹
天雷互攻 可拆不可逆
常年站在北极圈坚守一方天地
欢迎来找我玩儿

[加勒比海盗]Best wishes

女装大法好!
以下正文

——————————

(4)

  被贝克特打包带走后杰克一直窝在勋爵华丽的府邸里。每天都有顶好的大厨为他一个人做杰克喜欢吃。的菜肴,规矩甚严的佣人们对杰克礼貌而恭敬,没有一丝逾越。

  这让杰克产生他被贝克特包养的错觉。

  ——好吧,也许不是错觉。

  杰克几乎没有与贝克特单独相处,忙碌的勋爵只会在早餐时坚持与他共餐,在确认小麻雀乖乖吃下足够他蹦跶的食物后才离开。这让杰克再次产生他是勋爵的小男宠的错觉。

  ——这次真的是错觉,因为贝克特对待杰克只有礼貌与绅士的问候,仿佛杰克是个头戴假发的官员。

  这个无聊的比喻持续到某个早晨。

  用完早餐的贝克特没有向往常一样道过别后离开,而是优雅的坐在椅子上,微笑着看着心不在焉的杰克——做了整晚的梦而没睡好的小麻雀正昏昏欲睡。

  “Jaky”

  贝克特的称呼把杰克吓了一跳。

  “嘿,怎么了么?”

  “今晚您将与我共赴晚宴。”

  贝克特起身的动作都是那么从容不迫,杰克盯着他而没有听清,

  “噢,好……等等,什么!”

  反应了几秒的麻雀跳了起来,瞪大他没有一丝褶皱却被浓重的眼影覆盖的棕色的眼睛。

  勋爵已经穿上他的外套站在了门口,女佣礼貌的上前,微微欠身

  “斯派洛先生,请跟我来。”

  英俊的勋爵回身,一向只有礼貌和冷静的绿色眼睛里染了点笑意,连带着语气也多了几分宠溺,

  “乖乖听话,小麻雀。”

  杰克迷迷糊糊的跟着佣人们进了浴室,训练有素的女仆将他身上宽松的睡衣脱下,并请杰克泡进温暖的瓷白浴缸。

  被温暖的水包围的感受实在太好了——更何况,现在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女性正在为他温柔的擦上香皂。称职的女佣甚至在清洗某些重点部位都没有丝毫慌乱,始终自然的像在为姐妹擦拭。

  这让杰克有些怀疑他的魅力,但他大可不必担心——尽管他没有意识到,但年轻的Captain Jack Sparrow拥有一张能让所有人深陷其中的,盛世美颜,尽管被污秽覆盖也遮不住。这张脸太过可爱而很容易激发女人们的母性,这使得女佣下手格外温柔细致。

  女佣开始清洗杰克的头发。这是件很难的活计,但她做的得心应手。对女人们而言,那些发辫,钱币,珠子,贝壳和各种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儿都非常容易打理。很快,杰克完全散下了他的头发。而清洗更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对杰克来说,他只是在水中乖乖的躺下,过了一会儿,就变得干干净净。

  杰克有一头能让所有人羡慕的长发,即使平时总被变成奇奇怪怪的样子也依然在彻底的清洗后柔顺飘逸,甚至带着海浪般的弧度。

  女佣扶着泡在温水中而有些昏昏欲睡的杰克到床上,并用细腻柔软的毛巾仔细擦去头发上的水珠。

  “斯派洛先生,您想要休息一会儿么?”

  擦干头发后女佣将毛巾放在篮子里,然后礼貌的问。

  “噢,不,亲爱的……我是说……你叫什么名字?”

  杰克下意识的称呼这位美丽温柔的少女后急忙改正,他有些慌乱的反应让女佣微笑,

  “先生,您可以叫我伊丽莎白。”

  杰克不可避免的想起了另一位伊丽莎白,于是他尴尬的笑了笑,
  “哇哦,好名字,伊丽莎白……小姐。”

  伊丽莎白欠身后退出了房间,并说,

  “斯派洛先生,您可以休息一会儿,我将在三个小时后为您梳妆。”

  梳妆?

  这个词让杰克疑惑,但他很快因为困倦而忘记。

  “好吧,那就睡一会儿。”

  也许是刚刚彻底的洗过澡而变得懒倦舒适,杰克很快进入梦境。

   伊丽莎白准时的叫醒了杰克,并在他洗脸漱口后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的少年做晚宴的准备。

  杰克觉得自己一定还在梦里——不然为什么会有一个貌美的姑娘指着身后一排的裙子问他喜欢哪个!

  迷迷糊糊的杰克随意指了一件蓝色的,那个颜色让他想到阳光下加勒比湛蓝的海水。

  伊丽莎白为杰克的审美而赞叹,那是贝克特亲自选择定做的,她还记得勋爵微笑着说杰克一定会选择这件。

  于是伊丽莎白为杰克脱下睡衣,少年刚睡醒而软绵绵的任人摆布。伊丽莎白为他穿上束腰,并惊讶的发现杰克的腰甚至比大多数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们更加纤细,这让束腰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杰克迷迷糊糊的感觉有那么一点紧,但并不太多。这是伊丽莎白请他站起来,并为他套上了华丽的衣裙。

  等他终于肯睁眼看看镜子是,才发现他已经穿上了那件他随手指的,华丽的让他小声说“奢侈”的蓝色礼
服,伊丽莎白正在帮他束好最后一根带子。

  “亲爱的……伊丽莎白?”

  得到肯定后杰克继续喋喋不休,

  “你肯定知道的,我是个男的——而且不瞒你说,我还是个海盗。你知道,我可不是什么贵族小姐,这种衣服……”

  伊丽莎白微笑着听完杰克的碎碎念,但丝毫没有动摇。她轻轻的让杰克看着镜中的少年,并用呢喃般的声音说——实在的讲,这十分有蛊惑性——

  “杰克,你难道不知道,你有多么好看么?”

  小麻雀显然没有什么自觉,但他在发现伊丽莎白毫不动摇后,终于叹了口气。

  “好吧,海盗是没有矜持的,亲爱的。”

  伊丽莎白让他坐在了椅子上,一边用镶嵌着宝石珍珠——这让杰克瞪大了眼睛——一类发饰将他棕色的长发细细挽成规整的,只有类似于公主之类的小姐们才会梳的头发——上面挽出一朵花似的盘发,下面的长发披散。伊丽莎白为他戴上了猫眼石制成的耳环和珍珠项链,并且用顶好的妆品画上细细眼线与粉嫩嫩的唇妆——这有些恶心人,杰克想——,甚至用蕾丝在他领口前围了一圈。

  在做好一切后,伊丽莎白笑着看向美丽而毫不自知的年轻海盗。他看上去比任何一个公主更想贵族,曾被贝克特训练过的行为也因为着装重新优雅起来,除了他的声音和喉结,一切都完美无缺。

  于是伊丽莎白拿去珍珠项链,转而为他戴上用丝绸以及蕾丝制成的,遮挡住打扮个脖子的装饰。伊丽莎白最后提醒杰克“不要开口”,贝克特也在这同时敲门。

  伊丽莎白向杰克眨了眨眼——这让她看上去非常可爱——并走过去拉开了门,成功的看到一向冷静的勋爵眼里无法掩饰的惊叹。

  尽管早就知道莫名其妙年轻回来的杰克有张多么好看的脸,但在看到真人后贝克特仍然被震惊。

  总是邋里邋遢的小麻雀穿着他亲自绘制的,英国最好的匠师们连续赶工四天四夜的礼服,加勒比海似的湛蓝,薄雾般的雪纱上细碎钻石闪耀着光芒,轻盈也华丽。

  好像永远编着奇怪辫子的长发被乖乖整整的梳起,点缀昂贵的珠宝。长发下是张足够勾人心魄也足够天真无邪的面容,没有人会质疑杰克有张多么好看的脸——深邃的,宝石般剔透的双眼,精巧的鼻子和一张总在喋喋不休而让人想亲上去的嘴。

  杰克觉得自己活了两辈子,大概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自己的旧情人,老对头,不列颠国尊贵的勋爵将带他出席,并且自己是他的女伴?

  伟大的卡吕普索,请让海洋卷走我的尴尬。
  
  

评论(15)

热度(316)